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和母亲的第一次
我和母亲的第一次
从我把母亲接回家以来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母亲已经习惯了在家裏不穿衣服,在我的帮助下生活。 小孩子的性格吗,谁对自己好就喜欢谁,我在母亲心裏已经是她最亲近的人了,不过很可惜,虽然每天我都会给母亲舔屁眼,上厕所也是由我帮母亲擦屁眼,却一直没能和母亲成功的肛交,每次只是用舌头舔她的小菊花,她就兴奋得不得了,扭啊扭的,想让小屁眼脱离我的掌控。 舌头突破了屁眼口,开始深入直肠,她的反应就激烈了,不管我的感受就开始挣脱出去,嘴裏叫嚷着“痒痒,不要,不要的。” 每次都弄得我不上不下,天天一柱擎天似的只能够对着母亲的屁眼打炮。 好几次我都想趁她不注意,将鸡巴塞进小屁眼深处,好好体验一下她的直肠温度。 可惜,现在的母亲跟小孩似的,说翻脸就翻脸,舔屁眼的时候很享受,插屁眼就不行,弄得我都快急了。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帮她一直舔屁眼,争取她让体会到插屁眼的快乐,之后的肛交才有可能,像母亲那样天天分泌肠液的屁眼可是天生肛交的料啊,如果放过了可是天大的损失,母亲能等到我来拿下她的第一次,只能说母亲的屁眼和我的鸡巴是上天注定的最好的组合。 “小虫子痒啦,宝宝要杀虫,兵兵快来,快。” 刚从厕所出来的我听到了母亲在卧室的呼唤声,走进了卧室,迎面而来的就是母亲绝美的丰臀。 因为怕屁眼裏的虫子(我骗母亲说屁眼裏有虫子,如果不每天杀毒,就会从她肚子裏钻出来,母亲引以为真。 ),她跪趴在床上,双手用力扒开白腻丰满的臀瓣,露出迷人的深褐色的屁眼,双手深陷在雪白的臀肉上,由于用力过猛,小菊花上的每一丝褶皱都沖我绽放着,一圈不规则的肛毛生长在屁眼周围,为其增色不少。 菊花深处的肠道口也隐隐约约被她打开了一丝缝隙,展现出了神秘的色彩,深深吸引着我。 这就是我一周以来的成效,母亲的身体表面已经没有一处我没品尝过了,虽然还没有全部把玩,甚至于进入体内,但是母亲身上的每一处隐秘我都细细观赏过。 尤其是我最喜欢的“金丝美菊”,每天一有空閑我都会哄着母亲趴下,为我打开她的丰臀,供我这只小蜜蜂在美丽的菊花上辛勤地开采,,美其名曰杀虫,实际上是为她屁眼开苞做準备。 由于持续的时间很长,大多数时间母亲都坚持不住,想要去大便,虽然我喜欢母亲的屁眼、肠液以及屁眼周围散发出的淡淡的便味,但还不想体会大便的味道,带母亲去厕所解决问题,回来之后继续舔肛大业。 这不,母亲现在就展示着我们最近的成果呢。 我顺从母亲的召唤,赶紧回到床上,顺带说一句,我们母子现在天天都是睡在一起,整天腻味在床上的。 一个是放暑假,一个是失忆,一男一女虽然没有性交,但是69式天天有,一天到晚的我们就在床上看电视,尤其是母亲一边看动画片,我在她身后看她屁眼,扒开肥美的臀瓣,让小屁眼暴露在自己眼前,随着母亲的呼吸小屁眼也一张一翕地蠕动,时不时的还有褐色的肠液分泌出来供我品尝,那种感觉真是好。 “嗯……嗯……”母亲发出用力的声音,屁眼上的褶皱随之收缩,小屁眼一直蠕动,渐渐地开始向外流出肠液,我用手蘸了蘸,不愧是极品屁眼啊,肠液呈深褐色,勾动人心的异味令人不禁想去嘬一嘬她的屁眼,将她的肠液从肠道深处吸出。 我实在忍不住,双手抓住母亲的肥软的臀部就开始舔了上去,舌头灵巧地在屁眼周围的褶皱上轻点,弄得母亲不依得扭动臀部靠向我的脸,想让我深入菊花,插到肠道上为她止痒。 嘿嘿,我才不会这么轻易的满足她呢,大舌头在母亲的屁眼上一舔,捲走了她的肠液,露出了深褐色的,水灵灵的小菊花。 然后学着人们接吻的方式深深地亲了上去,顺带说一下,到现在我也没有亲过母亲的嘴,她的屁眼才是我一直以来的接吻对象。 我深深迷恋着嘴巴贴在母亲的屁眼上滋味,那会那我觉得自己拥有我一直梦想的女人,这个时候母亲又开始了娇喊,催促着我的舌头的入侵。 “妈妈,用舌头不如我用鸡巴进去舒服,你愿不愿意让大鸡鸡来帮你止痒呢。” 我的嘴离开了她的屁眼,在她的身后高挺着紫红的鸡巴,诱惑着她。 这时的母亲已经被我几天以来千依百顺的态度骗到了,认为我总是会给她带来快乐,怎么会想到开苞小屁眼会带来痛苦呢。 当然是急切地答应了我,央求我快到将鸡鸡挺到位,像我的舌头那样为她止痒。 我深吸一口气,这可是母亲的允许啊。 “妈妈,我并没有强迫你。” 我的心裏暗暗想到,同时心髒开始剧烈跳动起来,终于迎来了鸡巴为母亲开苞小屁眼的时候了,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记住这样趴在床上,扒开屁眼让我操的母亲的。 我的龟头开始和母亲的屁眼接触,麻麻的感觉从龟头传来,顺着我刚才在母亲屁眼上舔出的小洞洞就开始向裏挤,母亲菊花上的褶皱好像发现了危险,顿时都挤了过来,想把入侵的大家伙排斥出去,母亲好像也感觉到了疼痛,扭动着屁眼向前爬去。 该死的,其实肛交最艰难的就是肉棒的龟头部分,只要前部分进去了,后面就比较轻松了可是这回失败了,母亲现在动起来我还有些拦不住,15岁的我身体发育还不是那么完全,不能及时制止一个35岁的丰满肉体“妈妈,这样不行”我急忙扑上去,抱住母亲,脸贴着她的大屁股,迷恋地阻止道:“妈妈,你的屁眼裏有虫虫,必须治疗,大鸡鸡进到你的屁眼裏是给你杀虫去的,是帮助你的。 相刚开始有些痛,一会就会变好的,嗯,好妈妈,乖。” 我一边抚摸着母亲肥美的屁股,一边情深哄骗着母亲。 这时候母亲虽然有些害怕龟头进入屁眼的痛苦,但是她更害怕我所说的虫子在肚子裏的事情。 渐渐地被我的话语所打动,不再挣扎,肥熟的身体开始慢慢放松。 趁着这个时候,我提议道:“妈妈,你到我的鸡鸡的上方去吧,慢慢的坐在鸡鸡上,一会你要是觉得疼还可以拔出去的。” 就这样母亲听从了我的意见,决定用我提出的放蕩的女上男下的姿势用她的屁眼套住我的鸡鸡。 我平躺在床上,缓缓的让母亲面朝着我,蹲在我的正上方。 母亲秀丽的脸庞,哺育我的那双大白奶子,丰腴的肉体完全展现在我的面前。 这个时候她没有一丝身为人母的自觉,仅仅实在着急给肚子杀虫罢了。 看到这样的母亲,我的肉棒不由自主的挺得笔直,又有谁能够让自己的亲生母亲赤裸的坐在自己身前,并让她用自己的屁眼来接纳亲生儿子的肉棒呢。 幸好再此之前,我用舌头为母亲洗了一下屁眼,钻出了一个露出淫靡绯红色肠肉的小孔,趁此机会赶紧劝母亲杀虫,再晚就来不及了。 我让母亲背对着我叉开腿站在肉棒上方,让她用双手硬生生的掰开白皙的臀瓣,露出刚才弄痛了的小屁眼。 像蹲大便一样蹲了下来,我左手握住肉棒,右手的抚摸着母亲的臀部,将已经一张一翕的蠕动着的屁眼对準我的龟头,母亲还不敢让我的肉棒进入,但这时我已经被她的张开的菊花勾出了全身的火气,重重地在她的臀瓣上一拍。 啪一声,母亲吃痛得有些蹲不稳了,我趁机扶住她的屁股,对準了还来不及合拢的小屁眼让她迅速的往下一坐,硕大的龟头居然没费劲多少劲就钻进了她的直肠。 母亲痛得啊的疼叫了一声。 两只手死死地将两瓣臀肉外掰,想扩大自己的屁眼,减少痛苦。 由于姿势原因,她不能及时站起来,无法立即逃脱。 我赶紧安慰道“妈妈,别急,痛痛就一会,一会就好啦,先不要动啊,宝宝乖。” 母亲在我的安慰之下,慢慢地换过了劲,不愧是天生适合肛交的屁眼,母亲很快地就从屁眼和龟头接触感受到了从未接触过得快乐。 渐渐地觉得有趣起来,这时我的肉棒还只进入了一个龟头,虽然火热的肛肠紧紧挤压着龟头给我带来了眼冒金星般的快感,我还是咬牙坚持住,哄着母亲用屁眼完全接纳我的大鸡巴,从裏到外的完全占有这具引我犯罪的肉体。 母亲停顿一会,大口的往外吐气,用肠道套住我的鸡巴,顺着肠液慢慢的往下坐。 肉棒进到一半时她又停下,掰着臀瓣的手不停抖动,我的肉棒这时体会着母亲从未让人接触的肛肠的火热,肠道内的每一丝褶皱都好像小手一半为我的肉棒按摩着。 母亲这时嘴裏咝咝的叫疼得颤抖着,但是她好像慢慢适应了这种感觉,再歇了十几秒,疼痛似乎缓减了些,不愧是肛交体质,她的肠道第一次接触鸡巴就开始分泌出肠液,靠着肠液的润滑,我的肉棒终于顺利的到了底。 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啊,母亲肠道内的每一丝褶皱都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快感,这才是无上的快乐,享受着自己亲生母亲直肠的包容,品味着我眼前这具丰满肥熟肉体给我带来的快乐,我不禁有些哽咽。 终于得到了啊,终于得到了母亲的屁眼的第一次啊!母亲,你是永远属于我的。 母亲也从直肠肿胀的快感中回过神来,无师自通的扭动起屁股,想让我的鸡巴侵占她屁眼内的每一寸土地,来消灭小虫子。 看着这具肥熟的肉体恬不知耻地享受起肛交的快感,我感觉十分複杂,一方面是养育我多年的亲生母亲,一方面又是我幻想多时的屁眼。 複杂的感觉让我心生暴戾,有种重重地掐在了肥腻的臀肉上。 啊——,我和母亲同时叫喊起来,我的这一掐让母亲的肛肉前所未有的紧缩起来,屁眼中的肠道用力挤压着我的鸡巴,套住鸡巴的深褐色的皱褶不见了,剩下一圈紫红色的橡皮圈紧紧套着我的肉棒。 母亲也在吃痛之余想要站起来,谁知道我的由于她的肛肠收缩得太紧了,紧紧夹住了我的鸡巴,在最后时候,她那已经变成紫红色橡皮圈的菊花口勾住了我的龟头后面的凹槽。 擡起屁股时,屁眼上的嫩肉被深深带出,但是却又无法脱离,勾住了我的鸡巴让紫红色的橡皮圈外翻,和我的龟头形成了一幅淫蕩的画面。 “宝宝不急,宝宝不急,慢慢来,别慌”享受中的我安慰着母亲,母亲背对着我哭哭啼啼的,抗议着我的暴行。 但是被她紧夹着的肉棒通过感受屁眼的蠕动告诉我,她的肉体还是很兴奋的。 通过我的好说歹说,母亲终于停止哭闹,开始在我的指导之下,慢慢地上下移动着丰腴的肉体,开始了套弄鸡巴。 我扶着她的屁股,仿佛肉棒在她白嫩的屁股上硬生生的钻了个洞一样!她擡起屁股时紧凑的屁眼口把肉棒夹得死死地,带出了肠道中的嫩肉,坐下的时候又会被大鸡巴把外翻的肠肉带进屁眼,享受着肉棒充斥着整个直肠的感觉。 渐渐地母亲一边大声叫唤一边加快蹲擡屁股,无意识的呼唤发洩着成熟肉体几日来得不到滋润的饑渴感觉,在我的肉棒扫蕩直肠之处,母亲肠道内的每一丝褶皱我都享受到了,她的肛门括约肌也不再那么紧绷,配合着肉棒的抽插和自身肠油的润滑,我们俩的结合处发出滋滋的声音。 母亲的括约肌越来越放松,她褐色的肠油慢慢顺着我的肉棒顶端下滑,润湿了整个鸡巴,随着她屁股的擡上擡下,鸡巴不断的深入她的肛肠深处,从裏面带出了她油沫状的分泌物,在我们的结合处不断堆积,渐渐地散发出阵阵粪臭。 啊——的一声母亲到达了高潮,紧跟着屁眼开始无规律的收缩,肠液分泌得更多,两眼迷离,香舌外伸,终于享受到了自己儿子带来的肛交高潮。 噗噗,我也随着母亲的高潮而射精,15岁的我怎么敌得过这块肥熟的媚肉呢。 18波精液,在母亲身下的我心理默数到,第一次肛交中将18波精液灌入了母亲的肠道,我双手抓紧母亲的屁股,缓缓地从她的屁眼中推出了我的鸡巴,一点一点地顺着我们分泌的爱液我成功的退出了鸡巴。 不出所料,我梦幻中的场景出现了:母亲双手还是托着自己的肥臀,她的屁股上张着一个已经被我的鸡巴撑成不规则三角形状黑黝黝的媚肛,从那好似散发着迷人芳香的洞口裏渐渐地滴出几滴乳白色液体。 好似一张魅惑众生的小嘴上,流出了迷人的唇液一般,令人兽血沸腾。 没错,我爆肛中出了自己的母亲,眼前敞开屁眼,从总滴答滴答流出精液的这个女人就是我的母亲,我梦寐以求的肉体上最神秘也是最迷人的孔穴已经为我所夺,留下了我的精液。 我激动得伸出手指,抚摸着黝黑的洞口,慢慢刺激着她的屁眼。 母亲这时还沉浸在绚丽的高潮中,没有回过神来。 但是她的肉体开始了本能的反应,我惊喜的发现母亲开始不自觉地蠕动直肠,一点一点地。 已经张开的屁眼渐渐合拢,不在露出迷人的洞穴。 这是怎么回事,我刚才足够灌肠的精液那裏去了呢?我的脑中刚有这样的想法,就见到一缕精液从被紧闭的屁眼口流出,那褶皱的旋窝不能再保持闭合,原先布满放射状褶皱的菊花被分泌的淫液打湿,渐渐凸出,凸起的菊蕾忽然绽放开来,像是突然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喷射除了掺杂着褐色液体的乳白色精液,我那灌入她肠道的足以灌肠的孩儿们就在她的直肠中洗漱了一番,沾染上了肠液就被他们的奶奶蠕动着直肠排出了出来。 噗噗,幽幽的粪臭随着精液的排出散发了出来,我的大鸡巴上沾满了屎黄色的痕迹,很显然母亲已经被我干出了粑粑,我对此不管不顾,挺起身子,搂住精疲力尽的母亲躺了下来。 母亲已经从高潮中缓过劲来,从眼角的媚意看得出她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我以后肯定要开发出更多的肛交方式,一定要好好开发母亲的媚肛,抱有这样想法的我不争气的枕着母亲丰腴的身子睡了下去。 毕竟是男孩的第一次嘛,谁也不能太苛求,我可是射了18波精液呢,面对亲生母亲全裸的肉身,被大鸡巴爆开的媚肛,有哪个男孩能够管住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