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欢淫老同学
欢淫老同学
有天,接到大学班代的电话,说他想办同学会,因为毕业后,从没办过被ㄧ些同学干,他叫我帮忙,策画一下活动及约一下其他同学。 经过ㄧ些连繫及讨论后,决定到在宜兰,开民宿的同学那里,举办二天一夜的聚会。连繫后,总共有24人参加,交通安排由男生开车,以一车载三人为主。 到了聚会那天,我想让同学坐舒适一点,所以跟贞清换她的休旅车。到了集合地点,班代要我载三个女同学,分别是逸芸、希怡及沛雯。 除沛雯外,其他两位同学,在校时跟我都还不错,除了同班同学,还是同社团的。我第一次交女朋友,就是逸芸的高中同学,叫作美雪。 三个女人一上车,就开始叽哩呱啦的聊天。逸芸坐在我旁边,在翻车上一些抽屉的东西。看到了行照影本。逸芸:『这是你女朋友的车。 我:『嗯! 逸芸:『你真大胆,开女朋友的车载妹妹,待会,我们要小心,不要留下头髮,免得害人家小俩口吵架。 我:『我女人才没那么小气呢!就算妳留下内裤,她都不会生气。 逸芸:『少臭屁了啦!讲的好像你很厉害,常常把妹似的。 希怡:『沛雯,我告诉妳,他的糗事,他第一次交女朋友,是逸芸的高中同学,就是美雪,妳也认识吧?」沛雯点点头。希怡:『他们认识的第一年,阿辉过生日,美雪忘记买礼物,问我们怎么办? 逸芸:『我就问美雪,上过床没?她说还没。 我说:『那妳就跟他上床当礼物,比什么都要好。 我:『喂!这种事不要说啦! 希怡:『结果,这小子,根本也不知道,他是那天生日,他说他妈妈都帮他过农曆的。所以,也没跟美雪约会。我们就骗他说,美雪在家不舒服,结果,他就到我们租的地方。他一进门,看到我们摆个小蛋糕,祝他生日快乐,然后美雪躲在房间。 逸芸:『这小子还不错,还问美雪怎么了。 我们就逗他说:『美雪生了怪病,要你身上一样东西才行。 希怡装出我当时惊讶的口气。希怡:『要我什么东西? 逸芸:『然后,我们两个就将他的运动裤及内裤都脱掉。 希怡:『我告诉妳,除了小朋友外,我没看过那么可爱的DD,就那么一点点。然后,我们就把他推进去房间,大概半个小时才出来。 逸芸:『我想说,那么厉害搞半个小时,就问美雪状况。她说:『痛死了,他一进去,就开始自己把DD弄硬,弄了半天,然后就插进来,也不管我咩咩乾不乾,就开始插,乱没情调的,然后没多久就出来了。 希怡:『后来,听美雪说,每次作爱还要教他,女生又不好意思教,所以久久才跟他作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才分手。 说完三人在那哈哈大笑。我则默默不出声,因为言多必失,毕竟她们是三个女人在一起,说越多问越多。逸芸:『喂!帅哥,你也说一下吗?当年怎么会这样老土?那不会是第一次吧?我们很想知道? 我:『美雪没告诉妳吗? 逸芸:『她说应该是吧?她不好意思问的太清楚? 我:『妳知道跟我第一个作爱的女人是谁吗? 希怡:『谁? 我:『妳们也认识,就是部落服务队的芝容学姐。 逸芸:『那有可能?那个气质大美女? 我:『真的。更惨的是,那次作爱,不到五分钟,我就射了。 希怡:『干嘛!跟大美女作爱太紧张吗? 我:『就是因为那次惨痛经验,所以跟美雪作时,不想太丢脸,只注意到自己的DD弄硬,可以久一点。其他的,根本不知道怎么作?所以,我现在都会先让女生的咩咩湿湿的,才会开始作。 逸芸:『听你的口气,好像很厉害,我不相信,当初的小不点现在有多强。 我:『那时候,可能那地方还没发育完全。前次碰到芝容学姊,讲起我的第一次,她也在笑,我就跟她作了一次,让她心服口服。 希怡:『我不相信,逸芸摸他的DD。 逸芸就真的拉开拉鍊,伸手到我裤内,摸了几下。逸芸:『哟!好像真的很硬。 希怡:『把他掏出来,我看是不是真的发育长大了。 逸芸就要脱我裤子。我:『不要闹了,我在开车啦! 逸芸:『沛雯,妳会不会开车?待会让妳开,我真的很怀疑,他的DD会长多大? 我:『那时候,还没二十岁,后来真的有在发育啦。而且,妳们那时候用强的,我当然会怕的DD就缩起来了。 希怡:『我还是不信?眼见为凭。 三个人就一直绕着这个话题,到休息区后,再上车时,就由沛雯开车,逸芸一样坐前面,我跟希怡坐后面。由于六部车,都在这休息区停车,出发时,她们故意最后一辆出发。出发后,希怡就来脱我裤子,我就假装一下,不让她脱。希怡:『看一下吗?又不是没见过。 我:『它长大后,妳真的没见过,我怕妳把它弄大了,又不让我消火,会很难过。 希怡:『好!如果它真长的够大,我就帮你消火。 我:『真的!是妳说的。 逸芸:『快一点啦!若真的够大,我也让你插啦! 希怡就脱掉我裤子,我的鸡巴就弹出来了,希怡再用手搓一搓,鸡巴就直挺挺的在她们面前,连沛雯都回头看。希怡:『哇!真的好硬。 逸芸也伸手过来搓了几下。逸芸:『嗯!真的好硬。希怡,妳要不要插看看。 我:『妳们什么时候,变那么色了? 逸芸:『没办法!我这些三十出头的,算大不大,算小不小,没有男人要,碰到好东西,当然一定要试试。 希怡她将她的外裤及内裤脱掉,拉我的手,抚摸她的小穴,我就将手指头沾沾她自己的口水后,就慢慢抽插。希怡:『喔..喔..真..的..喔..有..两..把..喔..刷子..喔.. 接着手指头在她小穴内,开始又插又转。希怡:『喔..啊..喔..啊..啊..喔..啊..喔..啊..喔.. 希怡的小穴,已经溼答答的了,我就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她双手扶着两个椅背后面,屁股不停上下摆动。希怡:『啊啊..太..啊啊..爽..啊啊..了..啊啊.. 沛雯将后照镜往下调,就一面开车,一面看我们做爱,一只手也自己在摸自己的小穴。逸芸:『沛雯,妳专心开车啦!我来帮妳弄。 逸芸就将沛雯的裤子拉鍊拉开,将手伸进去她的小穴抚摸,她自己也在摸自己的小穴。我则一只手,摸希怡的奶头,一只手揉捏她的阴核,整车淫叫声不断,希怡她好像很饥渴,屁股上下摆动,速度很快,两个奶子,晃个不停,让我摸不到,只好用手指头,掐住她奶头揉捏。希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由于希怡动作很大,车子有点摇晃,沛雯要求轻一点,我就让希怡跪在坐椅上,我从后面慢慢的抽插她。希怡:『喔..喔..喔..喔..喔.. 再来,我就用手指捏揉她的阴核,她的小穴,流出很多淫水,所以,鸡巴虽抽插的慢,但次次都很深。希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她起身面向我,要我抱着她抽插。希怡:『啊啊..再..啊..插..啊啊..我..啊啊..要..出..啊啊..来..啊啊.. 我就挺起屁股,让鸡巴快速抽插她的淫穴。希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希怡就紧抱着我,身体打哆嗦了几下高潮了。希怡:『喔..真的..好舒服..好爽.. 逸芸:『还没出来,换我换我。 沛雯:『不行啦!再来是山路了,我不太敢开,阿辉,换你来开啦! 我就将裤子穿上后,让沛雯停车,我跟她换位置,由我来开车。逸芸:『阿辉,我也一定要跟你尝试一次。 希怡:『美雪一定会后悔,放掉这个宝贝。 我:『她不是已经结婚了。 逸芸:『其实,她去年已经离婚了,她老公有点暴力倾向,但她老公还是在纠缠,所以,她把原来的工作辞掉了,我介绍她,到我高雄阿姨的公司上班。 希怡:『妳真会保密,我都不知道。 逸芸:『美雪她不要让人知道,而且怕她老公会找麻烦,现在应该还好了。改天她上来,我再约大家见面,阿辉,你不会不见吧? 我:『只要她不介意,我当然愿意了。 车内原本淫乱的气氛,一下变成严肃了点,再加上因为山路,我要专心开车,话也不多,结果她们三人都睡着了,尤其希怡,也还衣衫不整的就睡了。 到了目的地,是同学阿民开的,他是个原住民,在这有一大片果园,由于位在往太平山的路上,所以,他说服父母作民宿,这在他大学时,就规划的了,当初,他父母同意他的条件,是要结婚,所以他刚毕业当兵前,就娶了她高中的学妹,而且生了一女一男,最大的,今年要上小学了。 他四周种满各种水果,四季都有,旁边的溪,还有野溪温泉,他盖了一栋主大楼,八栋小木屋,还有个庭园咖啡厅。他见到我们这些老同学,原住民的豪迈性格,就出来了。原本假日,他生意客满的,除了预定的外,临时要住的,他都推辞掉,而且又不收我们钱,我们觉得不好意思,就说给我们一间两层的小木屋,男生睡楼下,女生睡楼上,而且,大家那么久没见面,我看会睡觉也没几个。 在强势要求下,他就同意了。中午,他弄了一些山地餐招待我们,当然少不了酒。有人黄汤下肚,就开始聊起来了,阿民要他女儿,带我们去採芒果,然后到溪边去看看,说要泡温泉也可以,但大家没带泳装就算了。 晚上,阿民弄了BarBQ,还有一只烤乳猪,啤酒,小米酒,同学带来威士忌,红酒等。大家围在火堆旁,班代很正式的,要每位同学轮流讲话,说说自己毕业后,或现在的状况,有的人真的改变很多,以前沈默寡言,现在是口若悬河。有的人则相反。但整个气氛,还是热闹的,其实大家话夹子一开,东西就吃的不多,所以,阿民一面烤,一面硬塞东西给大家,当然劝酒是免不了的。 但我只喝啤酒,有些人没喝过小米酒,觉得甜甜的好喝,谁知后劲很强,很多人都醉了。最后,男的剩我、阿民及班代,另一边有四、五位,还没烂醉的女同学在聊天,连说晚上要和我作爱的逸芸也醉倒了。我们三个男生,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当初,我们是同球队的,有患难与共的感情。我:『阿民,你民宿经营的怎样? 阿民:『我现在还是以卖水果为主,民宿週休五天,收入不是很好,加上又不敢请人,有时客满,还忙不过来。所以陷入经营的问题,要投资怕洞更大,不投资,可能之前投资会亏掉。 我:『那平常让员工种水果,假日作民宿。 阿民:『现在不管民宿或种水果,成本都高,而且有意愿的人,也不好请。 班代:『其实,班上同学应该都可以帮忙,像阿辉作行销及网站的,大象在中小企业处,育明在观光局,还有在学校的。看你需要什么帮助,就说出来吧?我想,阿辉也有同样想法,现在能帮忙的,就是一些老朋友。 我:『对啊!尤其是共患难,相扶持的老朋友。还有,希怡也在电视台工作,弄个介绍,应该也可以。 阿民:『今天能见到大家,就已经很高兴了,若大家还能帮忙,那我就要走运了。 班代:『你就想一下吧。阿辉跟以前一样,是点子王,脸皮又厚,先找他商量。 我:『靠!我那是脸皮厚,我为了生存,根本就是不要脸。 三人哈哈大笑,再乾一杯。阿民:『下午,我女儿有带你去野溪温泉吧?那是去年地震后,冒出来的,还没什么人知道,我就稍微整理一下,很安全的。 我:『有啊!不过,大家没带泳衣,没下去泡。 阿民:『我还要整理东西,待会给你们一支手电筒,晚上没人,去裸泡温泉看星星,真是一大享受。 阿民就去拿了一支手电筒来,我邀班代一起去,但他不要,说要睡了,明天早上想爬山,还要开车。我就只好自己去。到了温泉,我将衣服脱光,泡在温泉里,当晚的月亮,是下弦月不亮,但满天星星,真的很有气氛,心想,下次找贞清一起来。我就躺在里面享受时,忽然听到女人的声音,正想要不要出声,但听到希怡的声音,我就决定先躲一下了,我就摸到一颗大石头后面躲着。一看,是三个女生,拿着手电筒过来,一个是希怡,另外是培仪及海棻,她们三个,在念书时就是很大胆的,连鬼屋都敢去。培仪:『真的是满天星星。阿民他老婆说的不错。 三人就将衣服脱光,下到温泉池内了。希怡:『可惜,身边不是男人,不然就更浪漫了。 海棻:『干嘛!今天看到那位旧情人在思春。 希怡:『不是在思春,是在回味,回味今天早上的高潮。 培仪:『哇!难道妳今天早上出门,还跟男人作爱。 希怡:『不告诉妳。 海棻及培仪,分别掐住她的双乳。海棻:『说!最近又勾引了那个男人,不然,我就严刑拷打。 说完,就用手指,往希怡的小穴再抽插。希怡:『喔..喔..我..说..喔..喔..是..阿..辉..喔..啦.. 培仪:『妳是说,唸大学时,妳说她的话儿像小不点的阿辉。 我心想,原来是她跟逸芸帮我宣传,难怪念书时,班上女同学好像都很同情我。今天,我要推翻她们得印象,我就把我的鸡巴,弄得硬硬的。希怡:『以前是小不点,现在是无敌铁金刚。插起来好爽。 海棻:『那妳今天什么时候作? 希怡:『在车上,逸云跟沛雯都看到了,逸芸本来晚上要找他搞一下,结果,她跟沛雯都喝醉了。 培仪:『听妳形容成这样,好想跟他搞一次。 这时候,我就从石头后走出来。我:『那要不要现在来搞啊! 她们三人只大叫一声,就安静下来了。希怡:『你什么时候来的?还躲在那里偷听? 我:『我比妳们早来,不信,我的衣服在培仪头上的石头边。原本不想打扰妳们,但有关我一世英名,不得不出现,怎样?培仪要不要来鉴定一下,这只肉棒,算不算是小不点。 我就走近培仪,拿起她后面的手电筒,往我鸡巴一照,我的鸡巴,就在培仪的嘴巴前。她一见我的鸡巴,露出惊讶的眼神,就张嘴,将我的鸡巴含住吸了几下。培仪:『哇!真的好硬! 我就将培仪拉起,让她站着,趴在大石头上,我用手指头抽插她小穴几下后,发现她的小穴是湿的,就挺起我的鸡巴,直接插入她小穴,就直接顶着,没有抽动。培仪:『喔..好棒..喔..好..满..足...喔.. 培仪她就自己摆动她的屁股,前后抽插。培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棻也游过来,摸我的蛋蛋。海棻:『哇!他的蛋蛋也好硬。 由于,海棻摸着蛋蛋,我觉得不是很舒服,我也将她拉起站趴在同一颗大石头上,用我的手指头插进她的小穴,进行抽插,弄的她小穴冒出淫水来。鸡巴一样抽插着培仪的淫屄。海棻:『喔..舒..喔..服..喔..喔.. 培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希怡也在我背后,磨蹭她的乳房,我把插插培仪的速度变慢,然后手指头快速在海棻的小穴内,一面抽插一面转动。培仪:『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棻的反应很激烈,不停的扭动她的屁股。我就将鸡巴,拔出培仪的小穴,改插进海棻小穴,一样用手指头,快速在培仪的小穴内,又抽插又转动的。海棻:『啊啊..好..啊啊..舒..啊...服..啊啊..啊啊.. 培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我让希怡也站躺在大石头上,也将培仪翻身,站躺在大石头上,分别用手指头,抽进她们的小穴,在里面用抠的。鸡巴则快速抽插海棻。海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培仪:『啊喔..啊..啊喔..啊..啊喔..啊..啊喔..啊.. 希怡:『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 海棻在我的抽插下,小穴滑顺抽插的,发出拍拍声。其他两个,也在扭动身体。希怡:『啊..啊..啊..啊..啊.. 培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持续快速抽插下,海棻她身体开始抖动,就高潮了。我则拔出鸡巴后,擡起培仪的一只腿,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希怡在我手指,拔出她小穴后,她自己用手指头,抽插自己淫屄。培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希怡:『嗯..嗯..嗯..嗯..嗯.. 我再将培仪翻身,双手扶住她的腰,用力抽插她的小穴。培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用手强揉她的乳房,再更用力抽插。培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培仪在我这样抽插下,身体开始扭动,小穴收缩出精了。我则再拔出鸡巴,往希怡的小穴插进,快速抽插。希怡:『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抽插几十下后,就射精在她小穴了。射完后,我蹲在温泉中,看着她们三个也在水中。我:『怎样?是不是可以证明,我的鸡鸡能力了。 海棻:『真是好东西。老同学,以后要多照顾一下。 我:『妳们这些慾女,我应付不来,自己去找男人吧? 隔天早上,阿民来叫大家起床,去爬山,我则起不来,继续睡觉。起床后,他们还没回来,我看到了希怡,就跟她讨论,帮忙阿民的事。希怡:『阿辉,你也太理智了吧!昨天,我们第一次作爱,今天就跟我讨论正事,一点都不浪漫。 我:『跟妳们作爱,是我们都想玩,妳不会认真吧? 希怡:『你臭美!谁跟你认真。阿民的事,我会回去问看看有没有机会,再找你讨论。 我:『那就麻烦妳了。 去爬山的同学,回来后,稍事休息后,阿民又準备丰盛的午餐给我们,由于要开车,喝酒的人就少了。餐叙中,班代说原本阿民要请客,收了不成比例的便宜费用,所以,还是要向大家收点费用,不要让阿民破费太多,阿民说,快十年了,都没招待过大家,坚持不收,我只好说,那是给她女儿,这二天的导游费用,及庆祝她上小学的贺礼。然后,班代就说,以后每年至少办一次,就解散各自回家了。在回去的车上,逸芸就开始询问了。逸芸:『阿辉跟希怡,妳们两个为什么早上没去爬山? 希怡:『谁叫妳昨晚,那小米酒一直喝,所以,昨晚阿辉爬了六座山,包括我的两个。 沛雯:『什么山? 希怡就用手撑着自己的奶子。希怡:『乳头山啊! 沛雯:『那六个不就三个人,那还有谁? 希怡就将昨天晚上的事,告诉她们。逸芸:『那我们之前,说阿辉小不点的事,他不就知道了。 我:『昨天晚上,就是为了摆脱妳们塑造的汙名,只好挺身而战。 逸芸:『那不管,我们也要泡温泉作爱,我们要去礁溪泡温泉。 她们就强要我开到礁溪,并进了一家温泉饭店。一进房间,沛雯就去放水,然后拉我进浴室,脱掉我衣服,就握住我鸡巴吸了起来。水放好后,她就起身脱掉衣服,开始一起洗澡,我这时将手指头,插进她的穴内猛力抽插。沛雯:『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面用水沖她,一面还是用手指抽插她,她的小穴冒出淫水,我就带她进入浴池,就握住鸡巴往小穴插,让她背着我坐在我身上,开始摆动屁股抽插。逸芸:『啊啊..好..啊啊..性..啊..福..啊啊.. 我再伸手揉她的阴核,掐她的奶头。沛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她拉我起来,要我坐在马桶上,然后,她双手扶着我的肩膀,将鸡巴插进她小穴,用力的将屁股,上下摆动,两个奶在我脸上晃来晃去。沛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这样抽插下,她似乎已经彻底发浪。沛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抽插一阵后,沛雯紧抱住我的头,两个奶子紧压着我的脸,小穴喷出尿来了,将我身体弄湿了,摊在我身上。为了展示战果,我的鸡巴仍插在她小穴,抱着沛雯到房间,结果,希怡跟逸芸躺在床上睡着了,我就将沛雯放在她们身上,让她们感觉沛雯摊掉的样子。我:『接下来换谁啊? 逸芸:『当然是我。 我就将逸芸带进去浴室,帮她洗澡,并将她的小穴,洗的很工夫,接着,我就开始舔她的小穴。逸芸:『..喔..太..刺..喔喔..激..喔喔..了..喔喔.. 接着,我站起来一手抱紧她,一手将手指头,插进她的小穴,又抽插又转的。逸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再来除了又插又转外,还在小穴内,用抠的及用拇指揉她的阴核,弄的她小穴,淫水直流。逸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逸芸是属于娇小型的,我就抱起她,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然后走出浴室,来到床边,将她放在床上,把她双腿打开,在伸开双手,拉住她的双手。我:『让妳们看看,是不是小不点。 我就用很快的速度,抽插沛雯的小穴。逸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逸芸被我快速抽插的,连喘息都来不及,只能挺住身体拼命摇头。沛雯及希怡在旁边,看得嘴巴张很开。逸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这样抽插下,感觉逸芸的身体,就瘫掉高潮了,任我抽插了。我就拔出鸡巴,将希怡的裤子及内裤脱掉,插进她的小穴,再抽插数十下后,又射精在她小穴内了。 希怡:『喔..你把..当成..发洩..桶..都射在..我里面..小心当我..孩子的..爹.. 我:『那我就娶妳为妾。 希怡:『才当妾,那谁当妻。 我:『改天介绍给妳们认识。 这时逸芸猛捶我。逸芸:『你要死了,插的这么狠。 我:『谁叫妳当初,去跟别人说,我的老二是小不点。不过这样插,我还是第一次,爽不爽。 逸芸:『真的很爽,爽的都快死了。 接着,我们四人再到浴室的大温泉池去泡温泉,我又轮流抽插她们几下,但她们有点怕到了,不敢跟我恋战。吃完晚饭后,就回台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