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平定青州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平定青州
看着渐渐接近自己的郭回,庆计也不禁暗暗称讚了一声,看不出来,这个敌人的将军虽然相貌平凡,但此刻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非凡的气度。   「天龙军团副将庆计!」战马长嘶,庆计的声音清晰宏亮。   「天河新军新台镇守使郭回!」郭回也用十分稳定的话语回答。   通名报姓的两个人都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在心中升起,虽然没有多说什?,但一种无声的默契让他们两个人都开始驱马前冲。   二百步,一百五十……一百步了……   此时双方的将士都知道两位主将要做的是英雄式的决战,不由得同时发出震天的吶喊声。   战斗的方式自古以来皆不断演变,人口在日渐增多,往昔两军对阵,一两万人已是空前的大战,但在百族大战之后,数万人的战斗已经变得十分普遍,再后来动辄便是一二十万人决胜负,战斗的方式也不得不随着改变,兵对兵,将对将的时代过去了,将才已不在勇而在智啦!   但对于任何一位将领和士兵来说,在两军之中,万众注目之下,先行做主将之间的决战,是一种无比的光荣,对于军心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说有一方不敢接受,那?兵士们的军心士气便会受到严重的打击,严重的话甚至有可能不战而溃。   因此,有些主将心中有数,明知不是对方的敌手,便得设法避免对方的挑战,避免的手段便是列阵之后逕自发起冲锋,遇敌便挥兵进攻,不让敌人的主将有提出决战的时间。   青骝与烈火相对冲锋,速度奇快绝伦。庆计和郭回两个人都是平举武器,护住自己的胸腹,身形微俯,摆出攻守兼备的架式。但仔细比较起来,庆计的气势更强烈一些,烈焰枪的冲刺有如白虹贯日一般。而郭回却是沉稳如盘石一般,三尖两刃刀摆开,好像是将身前的空间全部笼罩在自己的刀下。   两个人的手都坚定如铸,仅仅是一呼吸之间,照面了。   「蓬」一声大震,两个人皆全力以赴,攻出了一记十成的武技。   火星爆射。   战场瞬间静了下来,这两个人都是硬碰硬的,没有一点的花巧,完全是凭着真才实学在进行决战。   「通,通……」   庆计和郭回两个人的身形在马上都摇晃了一下,然后在强大的劲气推动下,连人带马往后退了数步。   这是非常罕见的一个场面,一般这种马上的决战,双方一个回合,就是两次沖马交错而过,各自攻出两招,而像他们这样不避不让,正面硬碰造成的局面极其稀少。   只有完全势均力敌,而且座下的战马都是万中选一的神驹,所以才会和主人形成浑然一体,如果是普通的战马,说不定早已被这股劲气压趴下了。   「好身手!」稳定身形的庆计长出了一口气,诚挚地说道:「但我军中如我这般的身手之将并不在少数,而且叶天龙大人更是胜我甚多,还望郭将军三思!」说罢,转马回身,在他那些亲卫勇士的簇拥下,疾驰而去。   「不要追了!」   郭回制止了手下将士要追击的举动,他望着庆计一行消失的方向思绪万千。他知道自己的武技实际上不如庆计,因为庆计是在长途奔袭之后,还可以和自己硬碰硬地打个平手。而庆计说的话,更是让他感到心寒,就算庆计说的有些夸大,但也说明了叶天龙的麾下拥有不少的好手,这样的实力,的确是自己难以抵抗的。   「叶天龙,你到底是什?样的一个人呢?」   回城的途中,郭回无语望着城头上天河新军的军旗。这个男人的崛起仅仅只有数月之间,但他的传闻却已经远远超过法斯特帝国任何一个人。   「神龙出世吗?」郭回不禁苦笑一声,没有答案的他只有收拾自己的心情,着手準备防御的事情。   叶天龙的大军在第四天午时出现在郭回的视野中,直迫至新台城关两里左右扎下大营。   叶天龙亲自率中军一万五千骑兵,建帐竖旗立栅升起了天龙军团的战旗。前锋由五千步兵与一千名骑兵组成,直迫自城东北一里安营。左右锋也由五千名步兵加上两千名骑兵组成,后卫的兵力也相等。   一万五千骑的中军建帐五百,五方安营有章有法,极为壮观,声势骇人。后续人马仍陆续到达,由后卫分配序列与扎营区,人马不住增多。   郭回在城头察看敌势、也有点暗暗心凉。对方的中军营外是拒马,内是由六百辆车组成的车城,戒备森严,想偷营劫寨势不可能。再看自己的部属,也是脸上隐隐约约显出惧容,便知道军心已经有些摇动,不由得心中暗自歎息。   先前在对付夏赫的十万大军,他们也没有多少害怕,但现在不同了,叶天龙的军队已经消灭了天河新军主力部队,就连天河新军的大帅张烈也被叶天龙击毙,而之前的突袭又让新台地区完全陷落,可以说新台城关已经成为一座无依无靠的孤城,这种无形的压力让新台城关的每一个士兵感到绝望。   正在苦思应敌之计,到了半夜时分,从城门处响起了震天的喊声,一个士兵跑来报告。   「城门已经被打开了!!」   「什??!」   郭回猛的一震,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报信的士兵。   居然是那些从天河城溃败到新台城关这边来的一部分天河新军士兵突然倒戈,向把守城门的天河新军士兵发动攻势,八百名如狼似虎的士兵一瞬间便将把守城门的天河新军士兵杀死,将城门牢牢控制在他们的手中。   郭回颓然跌入座位中,他完全明白了,自己是中了叶天龙的计谋,他不禁为能够想出这样的计谋的人感到折服。能够在攻陷天河城的同时,就已经为日后的攻击计划安排好了埋伏,委实老谋深算到家了。   看到城门打开,叶天龙在命令部队杀入城的同时,忍不住拍了一下站在身边的计无咎,讚道:「不错啊,你的谋定而动果然是厉害!」   计无咎苦笑一声,道:「大人过奖了,这件功劳应该是属于我的师弟维尼,整个计划都是他安排的,我也是在出发之前才知道的。」叶天龙的眉毛一挑,奇怪地说道:「那为什?他自己不和我说呢?」   「曾经是天河新军的一份子,现在却要设谋将最后一点光熄灭,他实在感觉到有些难以启齿。」「真是搞不明白,你们师兄弟这?有趣。」叶天龙摇摇头,不再追问下去。因为这个时候,天龙军团的大队人马已经涌入城中,他这个主帅怎?肯为人后呢?   因为最先倒戈的是身穿天河新军服装的士兵,虽然这些人是天龙军团的士兵假扮的,但这在正牌的天河新军士兵心中造成了混乱,不知道哪些人才是自己真正的同伴,让他们无法相信身边的人,所以,天龙军团很快就控制了整个城关。   「怎?回事?」   看到叶天龙来到,包围了将军府的士兵纷纷让开一条路,让他走到庆计的跟前。   原来庆计带兵杀进城后,很快就控制了这一带,将郭回的将军府团团围住。再三劝降,但将军府的人就是不为所动,显然是準备负隅顽抗,死战到底。   「那就杀进去,将敌人杀个片甲不留!」叶天龙挥剑大声地下令,早已不耐烦的天龙军团将士轰然应声,开始向将军府发起总攻。原先他们就想攻击了,但一直被庆计压住,这时有叶天龙的命令,这些人还不马上蜂拥而上。   等府门被撞开,叶天龙疾步抢入府门。在他的旁边,天龙军团的大将左岛近、范铜、王猛以及龙灵儿都纷纷抢进,大家都知道这是青州的最后一战了,都想着再抢个头功。   叶天龙飞步抢入殿堂,两厢突然冲出十余名重装的亲兵。   殿堂灯火通明,一照面便可分清敌我,他一声怒啸,火杂杂地冲近,烈火剑猛的一挥,立将两名冲上出刀的亲兵砍成四截。   人如疯虎,剑似狂龙,横行三丈,直进十尺,三两冲错之下,地下横尸十具。   但他不再追杀逃散的人,因为已经没有敌人可以站立了,陆续冲出的都被他身边的高手料理得乾乾净净,一个不剩。   叶天龙狂风似的向内庭抢去,发现在自己的前面,向飞正在和不断涌出的亲卫激烈交手,他的身后,大批的天龙军团近卫团战士正如潮水般的涌进来,将视野之内的敌人全部击毙。   将军府的亲兵尚多,沿途一波波冒死上前拦截,等叶天龙杀入内庭后,一身戎装的郭回和数个亲卫已经被左岛近、范铜他们团团围起来猛攻不已,地上是斑斑的血迹,纵横的尸体,显然战况十分激烈。   根本用不到叶天龙出手了,左岛近砍倒郭回身边的最后一个亲卫,范铜沾满鲜血碎肉狼牙棒刚刚从被他砸成的肉块上举起,龙灵儿已经抢先出手,将刚刚架开王猛一刀,后力不继的郭回击倒在地。   郭回来不及挣扎一下,数把剑已经放在了他的身上,映入他眼帘的是龙灵儿那双修长健美的长腿。   「乖乖地做俘虏吧,遇到本姑娘,是你运气!」龙灵儿娇笑一声,然后得意洋洋地朝叶天龙做了一个鬼脸,示意是她把郭回抓住的。   看着被五花大绑推进来的郭回,叶天龙问道:「你明知道无法抵抗我们大军的到来,为什?不投降呢?」郭回冷冷地望了一眼叶天龙,没有答话。   「胆子不小啊!」叶天龙一拍桌子,喝道:「竟敢无视我的好意,将我派来的使者赶走,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别无它言,但求一死!」郭回十分乾脆地回道。   看到叶天龙就要下令将郭回推出去斩首,庆计连忙踏上一步,向叶天龙求情。   叶天龙不觉有些诧异,自从和郭回对过一招后,庆计回来就多次表示出对郭回的敬重之情,这也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因为庆计向来极少这?推崇一个人的。   就连郭回也感到有些意外,但庆计依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是看中郭回那时对上自己所表现出来的豪杰气度。   「郭将军是真正的军人,这样的人才大人不应该放弃的!」   这时候,一旁的计无咎也出言道:「自古英雄惜英雄,庆计将军如此看重郭回将军,卑职也想替郭回将军向大人求情!」叶天龙也不禁微微意动,既然自己的副将和参军都这样说,显然郭回是一个好的将才,而且他能够力拒夏赫的十万大军,也证实了他的实力。   可是郭回却不接受他们的好意,「多谢将军的美意,但郭回身为败军之将,有何颜面活于世上。」这一下倒让叶天龙十分意外了,郭回居然会拒绝他的好意,选择死路。他望着郭回说道:「你一心求死,难道为了报答张烈对你的知遇之恩吗?」郭回默然,叶天龙心头不觉升起忿忿的感觉。   「既然你一心求死,我就偏偏不杀你。」叶天龙大声宣布道。   「我可以放你离开这里,如果你有心,大可寻找机会再来和我交手!」   郭回微微一震。这时庆计诚挚地说道:「郭回将军,你应该有更好的地方发挥你的才能,相信大人可以提供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你觉得不合适,再离开也不迟啊!」「大人不怕在下对你不利吗?」郭回略一思忖,便抬头问道。   叶天龙哈哈大笑,笑罢他才说道:「我相信庆计,而且现在的你根本不会对我造成威胁了,你们天河新军的人有多少在我的手下,你可以问问他们!」郭回低头不语,半晌才向叶天龙说道:「大人,可以把我的部属还给我吗?」   「没有问题!」叶天龙慨然应道,「就算你要带他们走,我也不会拦阻的!」   郭回不禁为叶天龙的诚意所动,也为叶天龙和庆计之间这种上下信任的关係而感动。也是从这一刻起,他和庆计那交心一生的友谊开始了。   随着郭回的降服,青州的天河新军成为了昨日的黄花,叶天龙终于平定了青州的叛乱。   叶天龙随后派使者前往求见夏赫将军,但得到的回报是,夏赫将军卧病在床,所以才在这段时间里面无力向天河新军发动攻势,不能呼应叶天龙在青州的战斗。   既然这样,叶天龙便不再动身去拜访夏赫,大军在新台驻扎了数日,经过一番整顿之后,开始回师青州城。同时,经过挑选的行政官吏受叶天龙的派遣下到青州各地,帮助恢复青州的社会秩序,以及各项生产。其中最受到欢迎的一条是,叶天龙宣布每一户农家都将得到政府的资助,鼓励他们开发因战事而荒废的田地,没有农具和耕牛的,还可以向政府提出请求。   经历了这一段战乱之后,青州的很多土地田庄都成为无主之物,这些自然都归入叶天龙名号下的官田,不过叶天龙现在是无条件的提供给没有田地的人耕种,约定免收三年的租约,这样的措施,自然得到了民众的交口称讚。   叶天龙平定青州的消息传到了帝都艾司尼亚,安德列三世大喜,任命叶天龙为青州总领,拥有青州的军政大权,这样一来,等于是明确了叶天龙青州领主的地位了。而天龙军团的众将也全部获得提升和奖赏。   「皇帝要派出钦差前往青州了吗?」   左宰府的密室里,圣女殿下和吉里曼斯相对而坐。   「是的!」吉里曼斯的脸上泛起一丝笑意,「神龙在青州出世,不去看看,怎?会安心呢?」「哦,皇帝知道这件事啦?」   「当然,很多人都知道啦!」吉里曼斯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虽然没有一个人在陛下的面前说起来,但大家都是心照不宣。」「那你相信这个传闻吗?」圣女殿下的声音有些怪异。   「没有看过之前,谁知道真假啊?」吉里曼斯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了笑,将问题还给了圣女殿下。   「您相信吗?」   「我不知道……」圣女殿下的眼神有些迷乱,但很快恢复清朗的神情,她站起来说道:「你派的人会把正确的消息传回来,是吗?」   吉里曼斯也站起来,道:「是的,不只是我的人,陛下和尤那亚好像都有派人去了。」「这倒是有趣啊!」圣女殿下喃喃地说道,「你说他是会如何表现呢?」   吉里曼斯呆了一下,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沉吟道:「很难说,应该是很小心地处理掉吧?他一定知道这是一个试探。」「这是你的做法,我觉得他不会这样做的。」圣女殿下微微摇头,轻声道:「因为这样做,就代表了他真的有鬼了。」「不错。」吉里曼斯应声,见到圣女殿下要离开,便漫不经心地说道:「您身边那个高手,可以借我用一两天吗?」圣女殿下的眼神一冷,断然道:「不要打她的主意,她是我们对付叶天龙的一大法宝!」说罢,她拂袖而去。   吉里曼斯悻悻地望着圣女殿下离去的背影,渐渐,嘴角上泛起一丝怪笑。   「到了嘴边的美味,我怎?可以放弃呢?」说着,他抬起头来,向着天空轻声的像是自言自语,更像是发出誓言。   「从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个很特别的女人,就让我尝尝你到底有什?样的特别之处吧!」****「丽蝶妹子被封为凤舞军团的副军团长了!!」   刚刚和两个精力充沛的少女练习回来的叶天龙从于凤舞的口中听到了让欣喜不已的好消息。两个月前刚刚升任万骑长的丽蝶居然这?快就成为副军团长,这绝对是飞跃式的陞迁,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面,丽蝶从一个普通的少女一跃变成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而且又是法斯特两大军团之一的凤舞军团副军团长,这份荣耀足以让大陆所有的人为之咋舌。   不过,对于法斯特帝国来说,这却是一次痛苦的经历。奉命前往武安增援的凤舞军团原副军团长邱福在离开大湖地区不久,中计轻身急进,结果陷入亚素兽人的重围之中,本部五千骑兵全军覆没,他自己本人也被亚素的狮子王斩于马下。   随后兽人大军乘胜追击,将邱福所率的七万凤舞军团将士团团围住,正当危急时刻,镇守天狼关的丽蝶率留守大湖地区的两万凤舞军团将士出关,奇袭亚素的重镇天狮城,一举攻克,并击杀了天狮城守将,迫使亚素全国震动,狮子王只好回兵救援,从而让七万凤舞军团将士安全撤回大湖地区。   回到大湖地区,丽蝶便在军中接受了安德列三世的任命,出任副军团长一职,正式接过了凤舞军团的指挥权。因为在于凤舞离职之后,凤舞军团的军团长就由皇帝安德列三世亲自担任,只是具体的事务是由副军团长主持,也就是说,真正指挥凤舞军团的其实是副军团长。   「对了,玉珠怎?还没有消息吗?」叶天龙收敛了笑意,有些担心地说道,「不知是不是发生什?事情了?」离开这?长的时间,玉珠居然一直没有回来,叶天龙他们都开始担心起来,这些日子他更是不时提起。于凤舞也只有安慰他道:「凭着玉珠妹子的一身武技,绝不可能出事的!可能是她的族中有什?事情拖住了她吧?」晨月也在一边说道:「放心吧,她们住的地方离可是青州很远的!」   回到房间后,正準备洗澡的叶天龙看到挂在壁上的那把剑鞘,不禁伸手摘了下来拿在手上,缓步走到廊下。   望着手中朴实无华的剑鞘,他的心中思绪万千。青州的叛乱已经全部平定,挑起战事的张烈也已经死在自己的剑下,但他宁愿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自己还是那个在艾司尼亚游手好闲的东督,也不想拥有青州这样一大片土地。   「如果没有你在我的身边,得到青州这一切对我来说,有什?意义呢?」叶天龙忍不住把剑鞘贴在自己的胸口,轻轻地叫道:「琴儿,琴儿……」   这些日子的庆功宴会,天龙军团的将士上下尽兴,但叶天龙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感到多少快乐,因为青峰山已经是自己心中永远抹不去的伤痛。柳琴儿好像是柔和的春风,可以带给自己一种平和安静的感觉,可命运却无情地将她从自己的身边带走了!   「如果我真的拥有天命的话,为什?要把我深爱的女人从我身边带走?」   叶天龙不禁想起那几个在自己体内的神,「这是为什??我可以将天神封印,却无法救回你?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却再没有机会去救你了!」一股莫名的激动让叶天龙不知不觉中将手中的剑鞘握得紧紧,他体内的力量不住地注入剑鞘之中,朴实无华的剑鞘开始变得越来越热,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不知何时起,叶天龙的眼前突然出现了飞舞的花瓣,淡粉红色的美丽花瓣纷纷扬扬漫天洒落,阵阵的淡雅香气瀰漫在半空中。   正沉浸在无边心绪之中的叶天龙看到这样的奇观,不禁一时看得发呆了。   「天龙!」于凤舞的声音在身后的入口处响起,唤醒了叶天龙。这时他才发觉到剑鞘已经非常的烫手了。生怕自己用力过猛,将这剑鞘破坏掉,叶天龙连忙收回了自己无意中注入剑鞘的力量。   「你有没有发现空中飞舞的花瓣啊?」叶天龙转身向于凤舞问道。   听完叶天龙的问话,于凤舞微微一笑,柔声道:「现在正是草长莺飞,烟花四月的好时节,自然是有花瓣洒落的。」叶天龙正想再说的时候,于凤舞已经轻轻拉起他的手,道:「我知道你一直在思念琴儿妹妹,不要再多想了,鲁图先的人刚刚从艾司尼亚赶到这里,说有一个紧急的事情要和你说。」这一下,叶天龙也只有收拾心情,和于凤舞一起去接见艾司尼亚来的信使。   从艾司尼亚远道而来的信使是一个身材削瘦的汉子,如刀刻一般的相貌给人以非常深刻的感觉。鲁图先让他向叶天龙提出了一个警报,帝都现在流传着青州有神龙出世的传闻,而这神龙就是指叶天龙,所以有不少人都建议安德列三世马上将叶天龙召回艾司尼亚。   听完信使的话,叶天龙和于凤舞默默地望了一眼,一旁的晨月忍不住说道:「乾脆天龙就称病不出好了,这个时候回艾司尼亚,绝对是不明智的……」「如果不回艾司尼亚,反而更加不好了。」于凤舞思索了一下,道:「到那个时候,我陪天龙一起去见陛下。」叶天龙挥手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我告老还乡,那还快活一些呢!」   此言一出,众人全部愕然。晨月苦笑道:「只怕到时候,有人不会让你告老还乡啊!」法斯特历五三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受安德列三世的旨意,前往青州封赏天龙军团的大臣从艾司尼亚正式启程,身为钦差的他带了数目十分庞大的队伍,其中有皇帝陛下赏赐给叶天龙的五个百媚千娇的美女。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四月,叶天龙平定青州,此时距离他建立天龙王朝正好是三年的时间。   不管后世的历史学家如何看叶天龙,对于他在青州的一段,却有着惊人的相同认知,青州影响了他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