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和表哥的女友
我和表哥的女友
我叫小强(宋小强)今年18岁,是北京师大附中高二的一名学生,我的父亲是个外交官很忙,长年在国外,我的母亲是一名军报的记者。我从小就学习好,很自觉,不用家长多操心。我所在的学校是北京乃至全国的重点中学,高考升学率为100%,都能考上大学。 父母对我很放心,并允许我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海澱体院的排球训练队。 我的身高像妈妈,足有1.80米,但我很瘦,我喜欢穿李宁的运动服,喜欢各项体育活动,班上也有女生喜欢我,但我对她们都不感兴趣。 北京的夏天很热,暑假期间我除了去体院练球之外,就是去我大伯家找我表哥玩。他比我大五岁,在北京师大读书。我和表哥很合得来,关係非常得好。他喜欢足球,个子才1.74米,但很键壮。他告诉我说他交了个女朋友,是他们学校音乐系的大三学生,还是他的师姐,还说有机会让我见见。 那是八一建军节的前夕,部队文工团要去驻外地的基层连队慰问演出,我母亲要随团採访,就叫表哥来家陪我。母亲走后的第二天,表哥来到我家陪我住,第二天一早,表哥还没起床,门铃响了。能是谁呢? 我打开门,见一个女孩站在那,我刚要问她找谁,她却先说话了。 「你就是小强吧!」 「啊……我是……你怎么知道的?」 她一笑,「我叫李苗,是你表哥的朋友……」 「哦……我知道了姐--请进……」 「你表哥吶……哦……他还没起床。」 「哼……他可真懒。」 「姐……你先坐,我去叫表哥。」 「不用,我等一会儿……」 我这才仔细地打量表哥的女友,真不愧是学音乐的,气质不凡,文静中不失娇媚,一头乌黑亮丽的长髮,如天使般美丽的脸孔,让所有打扮都是多余的。她的双眼明亮又性感,而她的皮肤就像婴儿般白嫩光滑,找不出任何的瑕疵。粉面桃腮,一双标準的杏眼,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个子不是很高,可给人一种修长秀美的感觉,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女孩的味道…… 「姐,我猜你是学钢琴的。」 「哦……为什么呢?」 「你的双手又白又细,手指纤纤像玉一样,绝对是弹钢琴的手。」 「你还很会观察,对……我是学钢琴的……」 我们正聊着,表哥打着哈气从卧室走了出来。 「哈……哈……哎,小苗,你来了。哦……小强今天中午让小苗给我们做好吃的,她的手艺很好的。」 「哦……那就谢谢苗姐了,表哥……你们先聊着,我要去练球了……」 「你中午早回来啊!哦……我知道了……」 我换了衣服骑车去体院了。 12点央︻我回到家,用钥匙开门后客厅没人,餐厅里也没人,我正纳闷的时候,听到了很奇怪的呻吟声:「啊……啊……哦……哦……嗯……亲爱的,用力呀!对,快……哦……啊……」 我也曾上过成人网站,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呻吟声是从客房传出来的,我小心的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外,见门未关严,我从门缝向里看去。见表哥赤裸着躺在床上,头顶对着门,苗姐坐在表哥的身上,正好对着我这边。见她一起一落地扭动着纤细的小蛮腰,胸前两团白嫩的乳房随着晃动乱抖不停,满头飘逸的秀髮也央︻甩动,闭着双眼好像很享受似的,那迷人的呻吟就是从她性感的小嘴中发出来的。 我的手不知不觉地伸到我硬起的阴茎上来回套弄着,正看在性头上,忽然小苗姐睁开了闭着的双眼,我们的视线碰到了一起,我不知所错地呆在那里,生怕她叫出来。但她却没有叫,反而用娇媚的眼神看着我,并伸出香舌添着自己的嘴唇,双手也拢上那对大大的乳房不停地揉搓着,偶而用葱葱玉指夹住那勃起的暗红色的乳头撚动着。我被她的淫态所倾倒,她好像故意表演给我看……我实在忍不住了,跑到浴室用凉水沖身,浇灭身上的慾火…… 而这一切表哥并不知,在吃午饭的时候,小苗姐用她那火辣辣的眼神挑逗着我,时不时还在桌下用她嫩嫩的小脚触碰我的大腿,弄得我神魂颠倒,说话也语无伦次…… 为了怕失态,我草草地吃完午饭,和表哥说了一声就回到我的卧室。我打开 空调躺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小苗姐风骚淫蕩的样子。 正想着,表哥进来了,「小强……」 「哦……表哥,有事呀?」 「我马上出去一下有点急事,晚饭前回来。」 「哦……那小苗姐吶!」 「她不去,她还要给咱们做晚饭呢!」 「哦……」 表哥走了,我打开电脑想玩游戏,这时门一开,小苗姐进来了。 「小强弟你在干嘛?我来陪陪你。」说着就坐到我的床边。 我回头看着她,只见她穿了一件白色的小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到第二粒,刚好露出一点乳沟却没有露出乳罩的边,更显出了乳房的高耸;下身穿了一条浅黄色的短裙,露出了膝盖以下两条雪白的大腿。 我红着脸叫了一声:「小苗姐。」 她看了看红着脸的我,就像看到了一件属于自己的东西,暧昧地笑了笑,说道:「刚才你为何吃那么少,我做的饭不好吃吗?」 「不……不……不……姐我……我……」红着脸忙说:「不……小苗姐我……我……不……不饿。」 和她离这么近,闻到她身上的香,我心跳得厉害,脸色通红,额头上也渗出少许的汗珠,说话也有些结巴…… 苗姐看到我的眼睛总是偷偷地瞄着她,心里不禁乐了,故意在我的面前转了一个圈,展示了一下自己优美的体形,对我闻:「我好看吗?」 「好……好看……」我急忙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脸色更红了,我转过身假装看电脑。 我感觉到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了我的背上,尤其是两个鼓鼓的肉球紧紧地压在我的背上,苗姐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在了我的耳朵上,痒痒的。闻:「你看什么呢?」 这么近距离地感受女孩还是第一次,不但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的温暖,还可以闻到她身上传来的幽香,我的心「砰……砰……」地乱跳…… 我感觉到她的双手已经向前抱住了我,耳边传来她轻轻的话语:「小强弟,姐姐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我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一转身就抱住了她。「姐……我也喜欢你。」 苗姐的眼睛盯着我看,我在苗姐的注视下脸色更红了,半闭起了眼睛。她的呼吸带着潮气,喷到了我的脸上,有说不出的芳香。苗姐慢慢把嘴压上来,舌头伸入了我的嘴里。 「噢……」我发出轻哼声,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女孩的舌头,使我觉得又柔软又甜美,要说天下的美味,可能就数女孩子的舌头了…… 苗姐贪婪地在我的嘴里舔遍每一个部位,唾液在她的贪婪地吸吮中流进我的嘴里。我品嚐着女孩略带香味的舌头和唾液,把她口中流到自己嘴里的口水全部吃进了肚里。 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热吻我们才分开,苗姐凝视着我,用满足地口吻闻:「你有女朋友吗?」我摇了摇头,「那你和女孩还是第一次?」我又点了点头。 苗姐轻舔我的耳垂,一只手拿起了我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在我耳边轻轻说:「好弟弟,姐姐今天就是你的了,你不会主动一些吗?」 虽然隔着一层衣服,我仍感觉到乳房的柔软和坚挺,手感是那么的好,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的,令我兴奋,禁不住用手揉搓起来。 苗姐被搓得软在了我的怀里,轻轻呻吟道:「啊啊……啊啊……真舒服。」 她自己开始解开自己裙子的钮扣,房间内一下就充满青春女孩的体香。 我也急忙地脱下背心和短裤,苗姐美丽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使我感到头昏目眩。她丰盈雪白的肉体只留下那黑色半透明镶着蕾丝的奶罩与三角裤,黑白对比分明,胸前两颗嫩乳丰满得几乎要覆盖不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白嫩圆滑的肥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苗姐迅速地扯下碍事的内衣,赤裸地压在我的身上。舌头在我身上移动着,我敏感地颤抖着,还忍不住发出哼声:「哦……啊……姐……」 苗姐的滑嫩的舌头继续向下移动,在我的身上留下很多唾液的痕迹,热热的呼吸喷在身上,使得我忍不住轻轻扭动身体。很快,她的嘴来到我的两腿中间,苗姐?起头,分开我的双腿,凝视因过度兴奋而勃起的阴茎,火热的呼吸喷在我的大腿根。 「真好,这么大」,她的脸色红红的,小肉穴中已渗出了淫液,就连握着我阴茎的小手也有些颤抖。 苗姐用手握住我阴茎的根部,伸出香舌轻舔龟头,「啊……」意外强烈的刺激使我全身的肌肉不自觉地收缩。阴茎上有一只温热的小嘴紧紧地吸着,湿滑小舌还在龟头上来回地舔着,我的阴茎已涨到极点,又大又硬。 她在阴茎上舔了几遍后,张开嘴,把阴囊吸入嘴内,滚动着里面的睪丸,然后再沿着阴茎向上舔,最后再把龟头吞入嘴里。 极其强烈的快感使我的身体不住地颤抖,苗姐这时也用嘴在我的阴茎上大进大出,吐出来的时候,舌头上粘上的粘液在舌头和阴茎之间形成一条透明的长线…… 「姐我不行了。」 「不要射……等等……插进来,姐的里面痒得不行了!」 在苗姐小手的引导下,粗大的阴茎终于一点儿一点儿地进入她的肉洞之中,「噢……好舒服……插得好深……」她从下面抱住了我。 我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禁不住慢慢地抽动起来。 「好弟弟,你的鸡巴真大,干得姐姐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干。」她在我耳边热情的说着,并?起头用她的香唇吻住了我的嘴,香舌滑进我的嘴里。 苗姐的白嫩的双腿紧勾着我的腰,那圆圆的肥臀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得阴茎插的更深。  「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弟弟……啊……你……你把姐姐的小穴……插得……美极了……嗯……喔……喔……我……喔……干死我吧……喔……啊……啊……喔……爽死了……爽死了……」 她全身猛烈地颤抖,小穴中流出大量的淫液。小肉穴中流出的大量淫液,顺着我们的阴部流到了大腿上,滑腻腻的…… 虽然我是第一次进入女孩的肉穴中,但也逐渐地掌握了抽送的技巧。肉穴中不断紧缩的紧迫感和肉洞深处不断的蠕动,就像小嘴不停地吸吮着龟头,使我快乐到了极点。 苗姐的两片肥臀极力迎合着我大鸡巴的上下移动,一双嫩手不停地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乱抓,嘴里也不停地叫:「弟弟……嗯……喔……唔……啊……我好爽……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受不了了……我爱你!你操死姐姐了,你比你表哥强多了,我以后只让你操……啊!」 这种刺激促使我狠插猛干,很快地,我感觉到姐姐的全身和臀部一阵抖动,肉穴深处一夹一夹地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地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鸡巴顶住苗姐的子宫口,一股热流往子宫深处射去,二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我无力地趴在苗姐的身上,任由阴茎在肉穴中慢慢变小,白色的精液顺着已缩小的阴茎和肉穴的间隙流了出来,流过苗姐的肛门,流向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