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二章 阵前搏杀
风月大陆 第二章 阵前搏杀
早上开始,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城卫军就出现在无忧宫的前面,他们列成整齐的长条阵,士兵们脸上的神情肃穆,似乎在等待什么,一股肃杀之气顿时瀰漫整个无忧宫。   这种气氛和前几天他们所採取的示威性攻击完全不同,压得无忧宫的侍卫们有一种喘不过气未的感觉,人人都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 登上城墙,準备战斗!」   各级长官的命令声响在无忧宫的上空,甚至连宫廷的侍女和下女,也被他们派上用场,为守在城墙上的侍卫们运送各种军事物资。   但说一句老实话,无忧宫的侍卫们此时并没有多少的士气,对于这场战斗他们更是到现在还没有真正明白过来。到底他们在为谁而战?为什么而战?   和城卫军对峙三天来,很多侍卫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关于整个事情真相的种种流言,面对这样的局势,他们更是不愿意为文冶达这样的人卖命。   现在唯一促使他们和城卫军在无忧宫前对峙的原因就是长期以来养成的服从性以及守卫无忧宫的本能。   这样的情势,文冶达等人自然也是看到眼中,苦在心中,可是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无计可施的文冶达唯有下令加强无忧宫的巡防力量,靠严酷的手段来维持无忧宫的防卫,特别是他手下那三千的死士更是不遗佘力地巡逻、督察。   但文冶达和他的亲信心中也知道这其实是一种饮鸩止渴的办法,当地底下的潜流大过上面压制的力量,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而对于那些自动加入文冶达阵营的女官,或者身不由己被同僚捲入斗争的女官来说,她们更是清楚目下的处境是何等的危险,但她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让压制的力量大过地下暗涌的潜流,努力把目前的状况维持下去。   到底明天会怎么样?   现在谁也不敢去想,不敢去思考,绝望就像是只乌鸦一般盘旋在众人的心头。   [ 殿下,敌人开始发动进攻了,l 」   文冶达寝宫的殿门被猛的推开,侍女的脚步匆匆,进来稟报了这样一个不好的消息。   [ 不要管它,又是和前几天一样,示威性的攻打!」   文冶达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消息从床上起来,依旧懒洋洋地躺着。   [ 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他们绝不敢真的攻打这座无忧宫的,因为它是法斯特帝国的象徵,法斯特皇家的秘宝全部藏在这里,破坏它们的责任不是尤那亚或者伊春这些家伙可以担当得起的!」   [ 不,这一次看来是完全不一样的!」   一个沉沉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惊动了床上的文冶达和上官渭儿。   血手天蝎大步从外面走进来,他的脸色显得十分不快。   也难怪他心中不悦,外面强敌大兵直迫墙下,可文冶达这几天来却是和上官清儿等女人夜心继日的在一起旦旦而伐,贪婪地享受着醉人肉慾。   看到眼前的景象,血手天蝎的眉头更是暗暗一皱。   文冶达和上官清儿两个人显然都是『圣过了一夜的狂欢,脸上和眼中的神色无不适出满足之极的肉慾春情。   更为不堪的是,现在他们两个人还是一丝不挂地待在一片狼藉的床上,肢体纠缠不休,场面香艳无比。   [ 师父,您怎么也未了宁」   看到是血手天蝎进来,文冶达不好意思地从床上坐起来。   [ 男儿风流并没有错,但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是你多想想如何去应付对手,而不是把精力浪费在女人身上!」   血手天蝎挥手喝退了侍女,颇为沉重地说道。   听到师父这样的责备,文冶达不由得苦笑了一声,道: [还有什么办法,现在只有死守无忧宫一条路了。如呆夏赫的军队能够在尤那亚的军队之前及时赶到艾司尼亚,我们就可以重新控制艾司尼亚。」   此时,上官清儿也从床上坐起来,她伸出纤纤玉手拉过被子,轻轻遮住自己粉嫩的双峰,但却没有遮住晶莹的酥胸上那片片的痕迹。   [ 目前的无忧宫已经被围得水洩不通,就算是变成飞鸟也无法渡过外面城卫军的包围圈,现在的我们除了等待之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   血手天蝎看了看说话的上官清儿,又转首望着文冶达,沉沉地说道: [你们还真是十分相称的一对啊!」   这话说得文冶达和上官清儿两个人一楞,不禁交换了一个不解的眼神。   [ 你的那个武安女人呢?」血手天蝎没有让文冶达和上官情儿多想,马上转换话题,问文冶达道。   [ 武安的女人?」文冶达楞了一下,才回道: [她有什么问题吗?」   [ 没有问题。」血手天蝎很快说道: [我只是在想,她说不定可以帮到你。 」   说起武安的秀公主,文冶达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说什么帮助我登上法斯特的皇位,可一到事件败坏,她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简直就是一个没有用的废物!和她的国家一样,都是……」   [ 不要小看武安人的实力!」   血手天蝎打断了文冶达的话: [如呆你这样想,就完全错误了,武安的实力并不是像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   说到这里,他显得语重心长地说道: [如果你一直对你的敌人和朋友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就永远不会获得成功。」   [ 师父……」   文冶达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倏然一声巨响在无忧宫的东面响起,震得整个无忧宫的建筑全部晃动了一下。   [ 怎么回事!?」   正在惊疑不定之际,一位脸色苍白的侍女匆匆忙忙跑进来。   [ 大事不好啦,三太子宫下动用了霹雳雷火车……」   随着这个侍女的话音落下,又是一声巨响从外面传来,就像是重重地打在众人的心头上。   [ 尤那亚他发疯了吗宁」   文冶达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几乎是从大床上一跳而起,神情有些失态地大喊大叫起来。   [ 这是无忧宫啊!他居然用上霹雳雷火车这样的重型攻击武器,难道他要把无忧宫夷为平地吗?」   血手天蝎和上官清儿也是各自脸色苍白地相互望了一眼。他们知道霹雳雷火车的厉害,绝不是血肉之躯可以抵挡的,即便是铁石之物,被击中的话,也只有灰飞烟灭一途。   整个艾司尼亚乃至整个法斯特帝国也只有二十四部霹雳雷火车,它是防卫帝都艾司尼亚最强大的力量,其发射的霹雳雷火可以说是无坚不摧,所到之处,数十丈方圆内将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存留下来。   它是数百名天机族的能工巧匠耗费了大量财力物力,历时三十年才完成,可怕的防卫武器。   自从霹雳雷火车落成之后,就一直屹立于艾司尼亚的城头,成为任何胆敢侵犯艾司尼亚的敌人面前最大的障碍。   因为在建造过程中採用了许多目前已经失传的上古技术,加上几个掌握关键技术的工匠因操劳过度而过早去世,使得现在没有一个人可以再製造出这样庞大而可怕的防卫武器。   而想到要重新发掘製造霹雳雷火车的技术,在耗费了极其巨大的人力财力后也可能没有收穫,这样的代价,除了少数几个国家外,没有什么人可以付得起。   因此可以这么说,在大陆上,也只有艾司尼亚城头屹立的庞然大物霹雳雷火车是目前绝无仅有的最佳防卫武器。   它的缺点和它的优点一样突出,无法移动就是最大的缺憾,被固定在城头的霹雳雷火车除了可以改变发射的角度之外,根本无法挪动它的位置一寸。   文冶达万万没有想到,尤那亚居然会把这向来抵御外敌敌的防卫武器掉转过来,朝城内发射,而且目标还是法斯特帝国的皇宫所在无忧宫,这简直是难以置信。   [ 不用太担心,这应该是尤那亚用来威吓我们的!」   从最初的惊慌中镇定下来后,血手天蝎马上判断出尤那亚此举的目的何在。但他也知道,尤那亚这种行动对于外面那些本来就缺少士气的侍卫来说,简直就是最沉重的打击。   [ 那些侍卫们肯死守无忧宫吗?」   这不但是血手天蝎最为担心的,也是文冶达和上官清儿最为担心的。   [ 殿下,北门外出现了圣殿骑士团的队伍!,」   一个手下惊慌失措地冲进来,又是一个不好的消启、被带到了文冶达的面前。   [ 这下真是大事不妙了!」   文冶达和上官清儿同时呻吟了一声,真是一波未平一被又起。   圣殿骑士团的出现,就表示从未不介入法斯特帝国皇家内部事务的神殿开始插手了,而神殿对无忧宫侍卫们的影响力,文冶达禾口上官清儿都十分清楚,特别目前他们又是心中发虚的时候,更加缺少和神殿对抗的勇气。   [ 如果不去压制一下北门的那些家伙,真是可能会一败涂地了。」   文冶达想到这里,马上召集留守寝宫的人马火速赶往北门。但他们刚刚走到半途的时候,就有手下的人火速前未稟报,北门的守卫已经出现极大的混乱,形势相当危急。   [ 该死的老家伙!」   尤那亚接到手下的稟报,也忍不住骂了一句,显然吉里曼斯这个时候出动圣殿骑士团,是在向众大臣表明他手中的特的皇位。   这样一来,他自己的一切部署都变得毫无意义,甚至用霹雳雷火车攻击无忧宫还会变成别人攻击自己的口实。   而且他动用霹雳雷火车动摇了无忧宫侍卫们的防卫心理,却反而成就了吉里曼斯和伊春,这更让他感到恼火。   [ 无忧宫的北门开了吗?」   尤那亚的心神电转,略加思索便开口问手下的人道。这才是目前的关键所在。   [ 正在交涉中。」手下的将士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神殿的人不断在向守卫北门的侍卫喊话,而里面的情况好像出现了很大的棍乱。」   [ 那好,我们先下手为强,正面突破无忧宫的防卫,别让这个天大的功劳便宜了吉里曼斯那个老混蛋!」   尤那亚当机立断,吩咐身边的众将士改变先前的计划,正式开始强行攻击无忧宫的正面。   一阵喊话之后,急促的鼓声从城卫军的后阵。向起,弓箭手射出了猛烈的箭雨,掩护已方的士兵靠近无忧宫。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大队手持盾牌长刀的刀手,随后跟进的是以长蛇阵排列的身披重甲的重剑士,一个方阵的城卫军重装甲骑兵则勒马列队等在后面,一旦前面的同伴把对方的防卫阵线打开一个缺口,他们就可以放马冲击,而让他们冲击起来的话,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的。   [ 嗖,嗖……」   劲箭破空,在城卫军士兵的上头飞过,夹杂着士兵们跑动时身上铁甲的相互撞击声,构成了攻击的前奏曲。   [ 分散,夹击……」   看到部队的脚步已经踏上了无忧宫城墙外那刚刚被填埋的护城河土地,尤那亚沉稳地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他那富有穿透力的声音有力地压下了战场上所有的响声,清清楚楚地传到每一个将士的耳朵里面。   凭这一手,尤那亚就足以让本方的将士和对手为之佩服不己,他这个军部尚书绝不是什么花瓶摆设,而是真正靠实力得到的。   数千名冲锋的城卫军士兵齐声发出应喝,如同晴空霹雳一般,撼动艾司尼亚的上空,他们的士气被尤那亚的话完全点燃了。   不知何时起,从无忧宫射出来的箭雨变得稀稀拉拉,力道也明显不足,这更是让攻击的城卫军将士劲头十足。他们的脚步也更加迅捷,快的人已经贴到无忧宫的城墙下。   倏然,数十声劲矢震耳,力贯重甲,冲在前面的数十名重剑士惨叫着倒下。   [ 给我射,给我杀:,」   一把酷烈的声音从无忧宫的城头响起,像刀子一样划过众人的耳朵。   接着又是数声惨叫从城头发出,几具侍卫的尸体坠下城墙,落在城卫军将士的脚前。   [ 凡是抵抗不力者,格杀勿论……」   这一下,城头的箭雨又变得猛烈起来,夹杂着滚木和石头雨点般的打下来,让已经冲到城下的城卫军将士应付起来显得是有些狼狈不堪。   而偏偏无忧宫的城墙又高又厚,坚实无比。一时之间,他们用上了攻城的利器撞车和巨木,还无法马上打开一个缺口。   [ 该死的混蛋!」   尤那亚站在后面看得十分真切,他伸手一把抓过由身边亲卫带着的双龙枪,一展开身形,三个起落越过了前面的将士。无数的劲箭在他的身边呼啸而过,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行动,眨眼之间他已经冲到无忧宫的城墙下。   尤那亚的身形一阵连晃,避开了从上面打下来的石头和朝他射来的劲矢,揉身直冲城头。   看到尤那亚腾身而起,无论是城卫军的士兵还是无忧宫的侍卫几乎都是同声发出一阵惊呼。   虽然一直以来,尤那亚在军部有着第一高手的美称,但很少有人看过他施展其过人的武技,自然也很少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少厉害。但此刻他这一出手,果然是不愧为军部第一高手的美称。   [ 去你娘的……」   那个酷烈声音的主人虽然也被尤那亚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但他毕竟也是身手不凡的高手,见过太多的风浪,很快便定下心神。   他发出一声狞笑,顺手举起一块磨盘大的石头从城头砸下来,目标正是尤那亚上升的身形,同时他身边两个同伴则用两枝劲矢封住了尤那亚左右躲避的角度。   身在半空中,毫无接力之处,而不管是左闪还是右躲,都已经被敌人控制了,正在急速跟进的尤那亚亲卫们不禁暗暗吸了一口冷气,自己主君的贸然出击真是太不应该了。   千钧一髮,但尤那亚毫不惊慌,他冷冷一笑,双足猛的一踢城墙,手中的双龙枪向上一举,枪尖精準地点在正急、速往下落的石头上。   火星飞溅,看起来石头和他的人是同时往下落。   [ 这不可能……」   城头的三个人几乎同时惊叫出来,他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磨盘大的石头仅仅是落下一点,突然间爆裂四散,砂石飞扬中,尤那亚居然一冲而起,越过了高高的城墙,落在他们三人的面前。   一股冰冷彻骨的感觉笼罩在他们三人的身上,一瞬间,他们连叫也叫不出来。   下一刻,三颗人头随着双龙枪的枪尖一挥,飞上半天高,血柱喷起,溅得旁边的人满头满面。   这时,整个城头上一片死寂,时间似乎是停止在这里。   [ 杀啊!杀死他!!」   一个突然间醒悟过来的死士蓦然大叫起来,挥动手中的武器朝尤那亚扑过来,神情有如发狂一般,怒瞪的双眼都要凸到眼眶外面未了。   一道修长的身影从城下飞起,準确地落在尤那亚的身边,手中的宝刀轻轻一挥,血烟腾起,人头落地。是尤那亚的师叔冷锋,他也到了城头。   城头上的人好像被什么东西催眠了一般,虽然第一个扑上去的已经身首异处,但他们依然发出震天的吶喊声,挥舞手中的刀剑,潮水般的冲向站在城头的尤那亚和冷锋两个人。   尤那亚和冷锋哼了一声,两个人的背部一靠,宝刀和双龙枪尽情施展。他们面对的是真正的刀山剑梅,在两个人的眼前除了挥舞的武器外,没有别的东西,刀与刀之间几乎没有多少的空隙可以施展什么花招,有的只是全力以赴地出手,不留后手地击杀。   头断肢裂,鲜血飞溅,血肉横飞,惨烈无比。   如呆是役有经历战场的人,仅仅是靠练格斗技巧,在个人搏斗中获得名声,那么在人潮涌动,以命搏命的火热战场上,真的是会被吓一大跳。   在这里,个人的武勇更多的体现在悍不畏死上,一招定生死,稍微有那么一点软弱和犹豫,付出的就是生命的代价。   尤那亚和冷锋两个人就像是巍然屹立的河岸,面对潮水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毫不动摇,也没有丝毫的移动。   片刻的功夫,在他们的四周,已经堆积了上百具尸体,流淌在地上的鲜血让人的脚步踏上去就觉得有些打滑,而四散的肢体也成为进攻者脚下的障碍物。   尤那亚和冷锋两个人的身上也多了数道深浅不一的小伤口,虽然不是什么大的伤害,但也总算是让他们受伤了,而且更主要的是,他们的体力和真气也在这一阵搏杀中消耗了不少,最明显的是,他们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起来。   [ 差不多了,走!」   尤那亚一声断喝,一枪逼退了面前的敌人,在敌人再次冲击之前,和冷锋一起跃下城头,势如流星,在箭雨追击之前,已经安然回到本阵。   迎接他们的城卫军顿时欢声雷动,而无忧宫里他们的对手却是面如土色,士气全无。   这一战,尤那亚便在众人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从此以后,他的惊人武勇和他的俊美相貌一样,成为法斯特军中长久的话题。   [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躲在远处一直留心观察这边情况的鲁图先把眼前这一切全部看在眼中,忍不住暗暗把尤那亚和叶天龙做了一个比较。而得出的结论更是让他大吃一惊,从刚刚尤那亚出手的时机,选择的对手,攻击的路线,以及过人的胆识和在万军中来去自如的功力,可以说,叶天龙在很多方面都不如尤那亚。   [ 能够有这样的敌人,是一件幸运的事,但也是一件不幸的事啊!」   鲁图先。南。南地道了一声,一展身形离开了藏身之处,再看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尤那亚可以说已经完全控制了场上的局势,无忧宫的陷落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己。   现在他要观察的应该是被吉里曼斯说动出击的圣殿骑士团,这一支笼罩着光环的神秘力量到底有多大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