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二章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二章
「行船需借风啊!」站在船头,我感慨地对高光祖道,远处,已经隐约可见北固山的身影了。   和清风一晤不过是走走形式罢了,关于这一点,我俩都心知肚明,虽不情愿,可戏份还要做足,于是我就身不由己的大醉了一场。好在返程途中天随人愿,顺水顺风,原本计划在应天下船换陆路回苏州,可见船行得飞快,便只在江浦和萧别离短暂一晤,就索性一口气坐到了镇江。   「一百九十七个门派?好家伙,若是他们都参加候补战的话,光是补贴就要让我吃不清了。」途中上船的高光祖汇报着应天的情况,当我听到这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字,也忍不住吃惊起来。   「这还没算尚未抵达的大江盟旗下的五十几个门派,加上茶话会前才能赶来的一些零散门派,估计参加今届茶话会的武林门派将突破三百家,茶话会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热闹的景象了!」   高光祖意气风发,显然这几日很是扬眉吐气了一番,不过把大体情况介绍完之后,他略有些迟疑地道:「只是……人多了,鱼龙混杂,难免滋事扰民,大人走后两天里,大批门派涌入应天,于是就发生了大大小小二十余起争斗,死了七个人,其中两个还是应天的平民百姓,结果被应天府和五城兵马司收监了六十人多人。好在蒋小侯及时联络了神机营统领李国出兵维持秩序,我又联繫了唐门和慕容世家,让他们约束旗下门派,这两日局面已经控制住了。」   我满意地点点头,风平浪静固然好,但这点波折对我来说或许更有益处。   其实我心里明白,我现在应该坚守的地方是应天,那里彙集着上千的武林中人,他们都是冲着我主办的茶话会而去的,身为主人,理当亲自待客。   以我的官场人脉、手段和武功,若是坐镇应天亲力亲为的话,就算那些居心叵测之徒想寻机闹事,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可如此一来,不仅我少了一次观察敌我的机会,而且花团锦簇歌舞昇平的茶话会保不準会让嘉靖对我的戒心愈重,现在功劳至少一半落在了蒋迟和高光祖的头上,或许会让嘉靖的目光从我身上挪开几许。何况,从蒋逵口中得到的消息让我重新评估镇江的重要性,有意将自己的势力秘密安插进镇江,事情赶早不赶晚,正好趁着江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应天茶话会的时候,在镇江作些手脚。只是有点麻烦的是,一来我需要为此番回苏找一个合适的藉口,以免嘉靖找茬说我怠慢公务;二来那些言官大概又有事可做了,我要预先作些防範。   得到我的讚许,高光祖越发信心十足:「大人,还有一事,在登记鑒别门派的时候,我发现个别门派是最近才建立起来的,人员也是七拼八凑,明显是在打候补战那一百两补贴银子的主意,仔细查了一下,类似情况共有八家,和蒋小侯商量了一番,就把他们全部赶出了应天。」   我「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高光祖目光隐藏着的一丝小心翼翼明显告诉我他此番话里夹杂着的试探意味,虽然得到了我的授权,但他临机处断,又是和蒋迟这个我未来的继任者配合,难保我不生出什么念头来。   「这些小事,你就放手去做,出了问题,我替你担着。」   曾身为十二连环坞的仲裁人,高光祖的才能早有公论,这几日在应天把茶话会的前期準备工作组织得井井有条,能力可见一斑,给他信任,把我从琐碎的事务里解脱出来,何乐而不为呢?   「大人放心,属下定竭尽全力报效大人。」高光祖颇有些激动地道。   「好了光宗,你我自家人,不必如此客套。」我和颜悦色地道:「一事不烦二主,到了镇江,你就立刻折返应天,我在苏州事毕,立刻赶去应天与你会合。嗯!武当的人我想也该到了,有少林武当协助你,开幕前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纰漏,其间万一有大事,一切听蒋小侯处断。」   我沉吟片刻,又道:「光宗,我知道你和大江盟、隐湖还有一段仇怨,特别是隐湖辛仙子还亲手杀死了你哥哥,但冤家宜解不宜结,人在江湖,任谁都要有掉脑袋的思想準备,何况,辛仙子也是武功堂堂正正取胜的。你既然有意仕途,那些江湖恩怨就要抛在脑后。」   高家兄弟感情深厚,但身为江湖人,向来都是刀口上讨生活,对于技不如人丢了性命早有一份自觉,高光祖在铁剑门的时候尚能忍下这杀弟之仇,眼下更没有爆发的理由,但为了保险,我还是提醒他一句。   「大人放心,孰轻孰重,属下还分得清。况且,哥哥也是技不如人,怨不得旁人。」   「这就好。」我欣慰地点点头:「你哥哥身后无嗣,你多生两个儿子过继给他继承宗祧,也算对他有个交代了。俞姑娘不是很快要过门了吗?你也该找个像样的住处安个家了,我这次回苏,顺便让老鲁帮你寻处好宅子。」   「可大人,我是东山巡检司的副巡检……」   「那只是挂个名方便行事而已,否则岂不是大材小用?」高光祖的心思自然瞒不过我的眼睛:「我已经给你準备好了苏州副总捕的职位,虽然这需要白知府的批准,但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等茶话会结束后,估摸你就该履新了,还去什么劳子东山!」   「多谢大人栽培!」   高光祖不由喜形于色,苏川副总捕本身并没有品秩,但手握实权,何况通常还挂着正九品的经历司知事衔,短短几日,自己的身份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由得他不兴奋,对我自然也是感激有加,语出至诚了。   船刚刚驶入码头,还没上岸,我便有意无意中朝岸上观瞧,寻找老泰山萧别离派来听我暗中调遣的他的远房侄孙兼秘密弟子萧光——也就是近来江湖风头甚劲,名人录排名第九十八,无门无派的年轻好手彭光。   萧光是我组建新魔门的重要棋子——月余来的一连串事件让我越发感到拥有一个完全属于我自己的江湖门派的重要性,竹园、秦楼虽然实力强大,可我捨不得身边的女人总在江湖里打打杀杀,只好打起魔门的主意,萧别离见我有意重建魔门,自然是十二万分的高兴,当即把他秘密训练的十几个年轻弟子一股脑地全拨给了我。   很快在人群中发现了这个相貌粗豪的年轻汉子,两人的眼神刚刚对上,我眼角余光中却突然看见秦楼的一个护院小头目邱福正一脸急色地四下张望着。   「别是秦楼出了什么岔子吧?」我心头猛的一跳,顾不得惊世骇俗,急忙钻出船舱,施展轻功,飞跃上岸。   「少爷,还是俺有福气,第一个等到您!」   见他憨厚脸上的焦急转瞬间化为惊喜,我悬着的心才落回了肚子里,见周围众人都好奇地望着我们,便不着痕迹地给萧光使了个眼色,随后带邱福到了一处僻静所在,问起事情的原委。   邱福从怀里掏出封信递给我,憨笑道:「东家前日一回到秦楼,就派出二十几个弟兄分头给少爷送信,光是镇江就来了六个,还是小的运气好,东家说,回去能得五十两银子的奖赏哪!」   什么事儿这么急?我心中狐疑,能把人派到镇江,显然六娘已经和林淮会过面了,知道我茶话会前要回苏州一趟,可从镇江到苏州不过一天一夜的路程,难道事情急得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及?   信上的火漆和印鑒完好无损,其实就算被人偷看,别人也看不出个子丑寅卯。六娘给我的信,从来都是用只有我俩知道的密语写成的,只是印鑒并不是六娘常用的那个篆体「李」字,却是一朵花形如扇,花瓣如丝的合欢。   「合欢……」我心头微微一动,信皮上那熟悉的字体告诉我这是六娘的亲笔信无疑,可她什么时候换了密押?   只是不容我多想,我已经被信上的内容吸引住了。   「大人,可有什么变故?」高光祖见我半天没言语,遂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摇摇头,目光灼灼地望着他,缓缓道:「是秦楼无意中得到了宗设的消息。」   「啊?」高光祖微微一怔,旋即流露出感动之色:「那……属下是不是暂缓去应天,先把这群倭贼余孽解决了再说?」   「不必了,眼下应天远比宗设重要,何况,蒋小侯身边有个高手,我才放心。」   虽然高光祖的反应很让我满意,但我尚未完全信任他,和宗设的交锋很可能会牵扯出许多机密,我现在还不想让他知道,何况从宗设伏击希玨的那一战看,他的实力已经大打折扣,高光祖固然武功高超,是个得力帮手,但我小心一些,身边又有十几个魔门弟子秘密护卫,想必还能应付下来。   「你还是按原计划立刻赶回应天,同时替我捎个口信给蒋小侯和几个重要门派,告诫他们暗中加强警备,以防宗设捣乱。」   带着邱福等六个秦楼护院,我信步走在镇江繁华的古津街上。   素卿真是越来越能干了,我的思绪飞到了离松江五十里的那座无名小岛上,宗设的消息就是她传给六娘的。虽然当初以倭制倭的主意是我和六娘琢磨出来的,可我俩都没想到,素卿这么快就有了成果。   宗设心目中的头号大敌是沈希仪——这是军方极力竖立自己的抗倭英雄的后遗症,其次大概就是我了。沈希仪全家目前都在全大明防御措施最严密的京城,他自己又执掌京卫,手下精兵数万,而宗设手下没有几个人懂得汉话,没有内应,想在京城刺杀他近乎天方夜谭。再说,沈希仪几乎是个纯粹的军人,滑石滩和剿倭两大战役业已证明他有成为一代名将的潜力,在经历了一番宦海沉浮后,为人处事又圆滑了许多,京中几大势力都在争取他,没有几个人有必要非置他于死地不可。   而我则恰恰相反。由于和桂萼、方献夫关係亲密,我脑门已经贴上了继统派干将的标籤,于是成了继嗣派的眼中钉;又由于和蒋迟配合默契,在朝中仍有一定实力的先皇后戚张家或许看我也很不顺眼;更何况剿倭和掌控江湖又得罪了一大批人,甚至因为宝亭、无瑕这帮娇妻美妾的缘故或许还惹恼了大票的情敌,咒我早死的大有人在。   想对付我不外乎两条路,直接攻击我,或攻击我的家人。宗设手下目前尚有近籐又兵卫及阪本初芽两员得力干将和几十名倭贼,进攻竹园也并非没有可能,但从素卿传来的消息看,宗设显然十分忌惮在鲁卫的经营下已经变得固若金汤的苏州,而是把目标对準了经常在外奔波的我和即将召开的茶话会身上,目前很可能已经潜入了镇江、常州一带设伏。   宗设武功惊人,但在宁波招宝镇一战中了唐门毒药,内力大打折扣,而近籐和阪本想来也是如此,单这几个人来暗算我,怕是宗设自己也没有这个胆量。   而他的武器辎重在无名岛一战中又损失殆尽,特别是赖以发家的倭统没能留下一桿,家底又被我抄了个底儿朝天,无力补充,眼下手中只是些寻常弓箭而已,这些不善弓箭的倭贼想用远程狙击的方法至少需要动用二十人以上才有成功的希望,如此一来,则需要对我的行程有着十分详尽的了解,否则,这些语言不通的倭贼在路上多出现几回,势必会引起当地官府的注意。   因此,我断定,宗设眼下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那些欲参加茶话会却落了单的中小门派。通过几起血案来打击我的声誉,削弱朝廷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最终达到孤立我的目的,运气好的话,或许借嘉靖之手就把我除掉了。   以我自己为饵来吸引宗设,这是我得到六娘手书后立刻下定的决心。茶话会经不起太大的风浪,而我也想藉机彻底刬除宗设这个祸害,故而我一面通知竹园诸女,说要在镇江停留两日以便会晤辛垂杨,让她们勿要挂念,一面请求鲁卫、南元子迅速北上与我汇合,一明一暗,打宗设一个措手不及,又安排萧光等一干魔门弟子在镇常一线搜索可疑目标,两日后在城外官道汇合。   就算宗设不上当,当他知道我就在他附近的时候,恐怕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要挺过了茶话会,我还巴不得他和别人拚个你死我活呢!   不过,出于对弓箭的恐惧,我还是留下了邱福他们。这几个小伙子经过名师指点和一年多的艰苦训练,实力已是大为可观,兼之兵器锐利,又擅长合击之术,即便对上十个八个倭寇也不见得吃亏,而我对秦楼的护院向来是恩威并济,护卫起我来自然是十分尽心。   「……那个乌将军还真是黑哩,俺从来就没看见过生得这么黑的人,往那一站,像块黑炭似的怪吓人的……」   「嘿嘿,有什么好怕的!一副乌嘟嘟的模样,倒像是俺的卵子……」   「你卵子有那么大吗?想得倒美……」   「俺是说俺的卵子黑……」   「嫂子生得好看,邱哥自然不肯放过,用得勤了,哪有不黑的道理……」   邱福几人一边警惕地四下张望,一边小声议论着我刚刚拜会的镇江卫镇抚乌德邦,这几个小子在秦楼待久了,言语之间自然是荤腥不忌。   乌德邦是沈希仪的老部下,沈希仪官复原职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替乌德邦谋得了这个职位,原本我是想借用他的力量来弹压因为大江盟和慕容世家的对抗而引发的大规模江湖冲突,现在正好拿来对付宗设。   「呵,我走这半年,秦楼变化不小啊!连邱福都成家了。」见街边正好有家首饰店,我遂大步走了进去,对邱福道:「来,给你媳妇挑件首饰,就算是我的贺礼。」   邱福还有点扭捏,我乾脆唤来老闆娘帮着挑选,随后便和余下四人嗑起了家常,才知道邱福娶了秦楼的姑娘,类似的情况在护院里还有十多例。   仅仅一年就要从良了,我心头闪过一丝迷惑。除非有特殊情况,寻常风月场里的姑娘总要做上个三年五载才能攒够赎身银子脱籍从良,一年脱籍,除了从良的对象是自己人,六娘不会为难她们,甚至极有可能连赎身银子都打了折扣之外,姑娘在秦楼的收入肯定要比其他地方多得多。   这和六娘说的情况相吻合,而这正是她的得意之处,秦楼的收入为苏州风月之冠,秦楼姑娘的收入更是把别人远远抛在了身后,以致我曾笑她说,她根本不是一个称职的老鸨——一个称职的老鸨可是要压搾姑娘身上每一厘银子的,而她的心肠实在是太软太好了。   可依我对风月场里的姑娘的熟悉和了解,我清楚没有几个人能在还能赚取大把银子的时候清醒地脱身而去。基于人天生的好逸恶劳的劣根性,在度过最初几个月的羞涩之外,绝大多数姑娘都会习惯这种倚门卖笑的生活,毕竟这种生活赚钱实在太容易了,直到她们年老色衰无法通过自己的肉体获得利益的时候,她们才肯罢手从良。   能快速从风月泥潭中挣扎出来,除了个别天性贞节的女子之外,就是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所谓名了,事实上,她们的确可以不必通过出卖肉体而生存下去。   但这样的女子百中难求其一,而秦楼一年里就有十多个姑娘从良嫁给了护院,显然是另有原因,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她们无法像刚进入秦楼那样赚取那么多的银子了。   秦楼新人成长之快,素质之佳冠绝江南,客都是喜新厌旧之徒,自然是交口称讚,秦楼也因此大获其利,可新人笑旧人哭,秦楼旧人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处在了一个少有人问津的尴尬境地,不得不另做打算。   姑娘的最佳结局自然是遇到一个称心如意的有情郎,但这样的天赐姻缘可遇而不可求,嫁到有钱人家做小老婆则成了姑娘们最现实的想法,然而能得偿心愿的也是少数,还要求佛保佑遇到的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大妇。   找个寻常人家嫁了也不是件容易事,且不说没有几个男人能忍受她们原来的身份,就算能忍受,小户人家养不起大小姐,这些习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姑娘们能不能受得了苦还两说。   这大概就是邱福他们成了抢手货的原因吧!秦楼的工钱给得十足,像邱福这样的小头目一年能赚近百两银子,比个寻常教书先生赚得还多,可以轻轻鬆鬆地养家餬口,而且由于耳闻目见的缘故,他们对女没有那么多的排斥心理,相反,这些姑娘的美貌和才学或许更能吸引他们——换一个清白人家,邱福就算奋斗一辈子大概也娶不回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   「……剩下的?剩下的大部分都回乡下了,只是听说没有几个过得如意的——乡下哪是养人的地方啊!有些姑娘实在熬不住了,就跑回秦楼帮工,东家倒向来都是来一个收一个的。」   「那有没有人去别家的馆子?」   「开头还有,可现在就几乎没有了,哪家馆子能像咱秦楼那样对待姑娘啊!」   我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一个吸食女鲜血以自肥的老鸨却被秦楼大多数姑娘视为活观音,这就是六娘,我越来越觉得难以捉摸的六娘。   虽然那份手书早在我掌中化成了碎片,可同心堂胭脂的淡淡香气似乎依旧残留在我的胸间。我轻轻合上双眼,脑海中不期然浮起了六娘那张淡素的容颜,颊上的一抹嫣红是那么的惊心动魄,竟让我心头一阵乱跳,甚至同心堂胭脂特有的香气也莫名其妙地清晰起来。   门外传来的恬然声音让我倏地收起异样的心情,开眼望去,店门外,落日余晖里,一个身披皂色大氅的绝美女子正含笑望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