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十景缎 第一百一十八章
京城西郊客栈之中,任剑清、向扬、文渊三人仍与皇陵派、靖威王府群敌剧战不下。任剑清功力实不如龙驭清,久斗之下,「云龙腿」威 力渐弱,只有且战且避,尽量不与龙驭清的雄厚掌劲交锋。   那边文渊与陆道人对剑,各逞绝技,旁人但见银光乱窜,剑风割向四面八方,毫无插手余地。文渊惊觉紫缘等三女不见蹤迹,心中不安, 剑法气势稍懈,几次险遭陆道人长剑刺中,处境堪危。向扬一边照应赵婉雁,一边对付潮水般不绝涌来的皇陵弟子、王府护卫,亦是十分不利 .   又过片刻,卫高辛和一名白衣男子双双攻至。向扬单掌出招,使出「疾雷动万物」的快捷掌路,先破卫高辛攻来的一招「斧钺势」,紧跟 着掌劲潜吐,震开那白衣男子。可是卫高辛位居守陵使之位,武功造诣委实不凡,虽然不及向扬,但此时恃众围攻,向扬又需顾全伴侣,这一 掌之力不免打了折扣,不能如平时一般后劲无穷,卫高辛稍加调息,又已抢上。   赵婉雁被向扬臂弯搂着,眼见他奋勇力战,神情肃然,虽然未露败象,但如此久斗,吃力可想而知,心中又是紧张,又是着急,见他又是 一掌迫开卫高辛,一咬牙关,轻声道:「向大哥,别打了,你放开我,赶快逃罢!」   向扬犹如不闻,仍是不住发掌,掌力猛烈,卫高辛亦不敢正面相抗,不停移步让过。   赵婉雁见向扬不加理会,心里更急,道:「向大哥,你别冒险,你……你这样护着我,怎么使得开身手?你还是赶快走,别要落在爹爹手 上,日后我们定能再聚……」   向扬心乱如麻,一边加催掌力,一边叫道:「你若跟靖威王回去,不知会受到怎么样的责罚,又不知他要派多少人重重监视,岂会轻易让 你我重逢?绝对不行!」   便在此时,任剑清和龙驭清互对一掌,任剑清闷哼一声,退了几步,显然已吃了暗亏。赵婉雁瞥见,知道战况实在危急,生怕向扬失手被擒,忽然挣开向扬怀抱,朝赵廷瑞的方向叫道:「爹爹,你……你叫陆道长他们停手罢!女儿这就跟你回去,只求……只求你别这样……」几 句话出口,泪水已夺眶而出。赵廷瑞一听,皱了皱眉,并未言语。   向扬大惊,伸手将赵婉雁拉入怀中,叫道:「婉雁,你说什么?我绝不能让你走!」赵婉雁神色凄然,颤声道:「只能这样,没法子啦。 向大哥,我会想办法逃出来,你……你到那座桥等我,我也会在那里等你,好不好?」她这话说得极轻极微,满溢不捨之情,向扬脑中嗡嗡作 响,一时忘了出手抗敌,双臂紧抱赵婉雁,叫道:「不,不!这一分开,我受不了,你也受不了啊!」   卫高辛见向扬激动之余,破绽大露,正是袭击良机,心下大喜,右手骈指而成「羽箭势」,满注功劲,直戳向扬背心。不料及体尚有数尺 ,一道剑芒陡然横至,正是文渊捨却陆道人来救。这一剑尽封卫高辛指力去路,假若卫高辛去势不止,食中二指难保,甚至一条手臂都可能给 卸了下来,连忙收手后跃。哪知文渊这「潇湘水云」剑意变幻自如,一剑既出,后着不绝,剑尖行云流水般兜转过去。   卫高辛在文渊剑下败过一阵,眼见此时文渊剑艺大进,更如惊弓之鸟,慌忙连退十余步,方始摆脱文渊剑刃。   陆道人身法奇快,直追过来,挺剑便刺。文渊一振长剑,接下陆道人剑招,叫道:「师兄,留神!」向扬身子一震,这才回过神来,挥掌 逼开前头围来的数名护卫,心道:「任师叔一人斗不过龙驭清,师弟也只能跟陆道人打成平手,师妹跟慕容姑娘她们不见人影,想要带婉雁脱 困,那是难上加难了。可是我怎能让她独回王府,自己逃逸?」   他低头一看,但见赵婉雁柔情无限地凝视着他,脸上却留下了两行泪水。只听她轻声道:「向大哥,你很好,你捨不得我,我也捨不得你 .今天迫不得已,上天要我们暂且别离,不过是权宜之计,你……你一定要跟文公子他们平安的离开,你答应我,好不好?」向扬心神激荡, 不知如何回答,只觉眼眶一热,双臂却不自觉地鬆了。   赵婉雁缓缓低下头,晶莹的泪珠一滴滴落在地上,轻轻回身,望着父亲。赵廷瑞对向扬的武功甚为忌讳,心道:「这小贼武艺高强,王府 中只有陆道人能与之匹敌,陆道人却又正跟那姓文的纠缠,颜铁也不知跑到哪去了,如果把这小贼逼急,只怕甚是危险,不如先允了婉雁,待 她回来,另行暗中派杀了这向扬便是,如此婉雁也不会见怪。」   主意既定,赵廷瑞便即喝令:「通通退下,让开路来!」靖威王府兵士得令,纷纷退开。这些军兵卫士无一是向扬敌手,眼见向扬勇武, 杀敌轻而易举,早萌退意,只是王爷有令,不能不斗,此时听得靖威王喝止,正是求之不得,立时退开。陆道人虚晃一招,也不与文渊缠斗, 退了开去。   赵婉雁回眸望着向扬,满怀凄清之色,声细如蚊地说道:「向大哥,别忘了那座桥,我们……我们到那里再见面。」向扬涩然点头,只觉 心中沉郁,一股愤怒直冲胸臆,陡然仰天一啸,震得客栈内外皆闻,满含气苦悲愤之意。众人愕然之际,向扬一个纵身,直朝龙驭清奔去,大 喝一声,双掌倾注全身真力,连劈连拍,声威凌厉惊人,「雷鼓动山川」猛招疾攻龙驭清。   此时龙驭清正与任剑清拆招,已是稳佔上风,眼看任剑清难以支撑,万没料到向扬居然前来横加阻挠,耳听雷掌之声极厉,不禁一凛:「 这小子的武功造诣果然又深了一层。」当下分出一掌,「疾雷动万物」,以快打快,仅凭单掌翻飞,便将向扬双掌层叠不穷的攻势尽数接去。 任剑清得向扬援助,压力略减,大吼一声,左脚一记「云龙腿」直踢出去。文渊心思动得极快,陆道人既已抽身,当即把握良机,挺剑直逼龙 驭清。   这一剑简朴有力,并无任何变化,乃是「指南剑」的正宗招数,端的是稳重精準,劲力沉实。若是以一敌一,龙驭清自不惧文渊这一剑, 定能出掌震偏剑势。   可是此时局势陡变,这一瞬间乃是以一敌三之局,龙驭清心下吃惊,双掌分抗向、任二人之时,已腾不出闲暇抵御文渊这正大刚强的一剑 ,当下双手一挥,卸开向扬和任剑清劲力,足下一点,飞跃而起,落在三人包围之外。文渊但求他撤身避开,一转长剑,叫道:「任师叔,师 兄,走罢!」三人聚在一起,朝龙驭清反向冲杀而去。王府卫士已然退开,皇陵派弟子人数虽众,却难挡三大高手,几声惊呼,已被闯过。任 、向、文三人直向一处房间冲入。   龙驭清又惊又怒,直追进去,但见房中窗扇已毁,三人已自二楼跃出客栈。   龙驭清若要衔尾猛追,当可追及,但是卫高辛等轻功不及,定然无法跟上,孤身一人并无十全胜算,当下只气得脸色铁青,一拂袖子,转 身走出房间,见陆道人若无其事地看向自己,心中大怒,狠狠瞪了赵婉雁一眼,心道:「这死丫头坏我大事!」赵婉雁俏立当地,见到向扬逃 脱,心中喜慰,也没注意龙驭清神情凶狠。但是想到日后相会之难,愁思登时缠上心头,愁喜之间,实是令她心慌意乱。   陆道人淡淡地道:「郡主能够平安回来,那是再好也没有了。龙掌门武功当代无敌,放走这三人也不打紧,往后见着,再行交手,定能手 到擒来了。」龙驭清听他言语中似有讥嘲之意,更是怒极,脸上却不动声色,只鼻子里哼了几声,向赵廷瑞道:「赵王爷,你何以撤了手下? 」赵廷瑞何尝不想拿下向扬,只是碍着爱女颜面,不好明说,当下笑了笑,道:「龙先生切勿见怪,回府之后,再行细述。」龙驭清又瞪了瞪 赵婉雁,甚为愤怒,却也不再言语,命卫高辛领着众弟子去了。   任剑清、向扬、文渊三人奔出客栈,冲过外头兵马包围,便一路急奔,等到远离城镇,确定并无追兵赶至,方才停步。任剑清哈哈大笑, 道:「又给咱们逃过一劫,这次可真是好险,来捉拿任某的,要算这回最是人多势众。」他个性率然,对于不敌龙驭清而逃亦不挂怀,大笑几 声,见向扬和文渊脸色凝重,笑容顿时敛起,道:「这几个小女娃不在,你们两个可都变了样了。」   文渊不答,心道:「师妹跟小茵武功甚佳,也还罢了,可是紫缘却是全然不通武艺。不知她们是不是还在一起,若是不尽快找到,我一刻 也不能安心。」向扬也是闷不吭声,信步走到一棵柏树之旁,忽然纵声怒喝,双掌连发,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八下巨响过去,那柏树猛烈摇晃,树叶小枝震得四下乱飞,跟着喀啦一声,树干从中折断,往后倒落。   任剑清看了看那树,又看看向扬,道:「怎么,发什么火?」向扬双拳一紧,沉默片刻,咬牙切齿地道:「要是我武功够高,婉雁……婉 雁不必回去,我可以带她杀出重围,也不必……也不必这样落荒而逃……」想到赵婉雁依依不捨的神态,心中更是难抑怒火,连声怒吼,掌力 连出,将那柏树断干震得木屑纷飞,枝叶飘零。   他正藉着嘶吼发洩,忽听任剑清又是几声哈哈大笑,道:「向扬,你这话可好笑得很了。」向扬心情恶劣已极,听了此言更是一怒,冲着 任剑清道:「为什么?」   任剑清缓步走到倒下的柏树干旁,一屁股坐在其上,翘起了一只腿,脸色一板,道:「你们两个年纪轻轻,不过十几二十岁,已经打败骆 天胜、敖四海,皇陵派自黄仲鬼以下,几乎没有一个能敌得过你们,连龙腾明那小子也被一掌震伤。   你们两个合斗龙驭清,能逼得他使出「寰宇神通」,还被你们顺利逃开,把我从长陵地宫救出来。你们这份功力,已不愧华师兄一番教导 ,再过几年苦功,造诣便不会在大慕容之下,日后更是难以限量。这样的武功,还要说不够,那不是笑死人么?难道你想要立时便超过我大师兄的功力,将他击败,才算得好?这不叫志气,这叫不知天高地厚。要知武功不能速成,唯有长日苦练。要是十岁开始练武功,你下的功夫比 他多一倍,到三十岁便赶得上他五十岁。「   向扬呆了一呆,心知任剑清所言确实不错,以自己的武功,确是胜过一般同年之徒远矣。要打败龙驭清,虽然大为不足,但那是年岁所限 ,难以强求。只是他被迫得让赵婉雁离去,心情大坏,不能不宣洩一番,此时任剑清一番话,登时将他说醒,躬身道:「任师叔教训得是,方 才太过冲动,多有不敬,请师叔包涵。」   任剑清笑道:「什么师叔不叔的,听得真难过。罢了,这不打紧。」说着脸色肃然,道:「话是这么说,要比龙驭清多下一倍功夫只怕甚 难,他在武学上花的苦心已是远过常人。不过你既然已得传寰宇神通,想对付他,就得先从这里下手,弄通他的武功底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