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八章 猛龙过江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八章 猛龙过江
侯龙涛把臀部稍稍的抬了起来,美人会意的帮他把内裤脱了下去,那根如同主桅桿般的大肉棒在空气中晃动着,散发着强大的热力。   冯洁用力嚥了口唾液,柔软的右手圈住了一手都握不过来的粗壮阳具,喘着粗气把螓首埋了下去,但含住的是男人的睪丸,用舌头在上面敲打,使它在自己的口中打转。   「嗯…好姐姐…」侯龙涛抓住了床单。   冯云舔完了男人的大腿叉,双手推起他的大腿,把他的臀部露了出来,在他的屁股沟里舔着吻着。   「啊…啊…」侯龙涛美的直哆嗦,虽然这不是第一次被爱妻舔后门,但从没用过这种姿势,还挺新鲜的。   冯云并不是故意要这样讨好男人,只是很本能的行为,所以并没有将这一姿势持续下去,把他的双腿放下之后就要继续向下舔。   「别,别别…」侯龙涛扶住了美人的后脑,「姐姐,来吧。」   冯云张大樱桃小口,把男人的龟头套住了,螓首一点一点的向下压,将阴茎缓缓的纳入嘴里、喉咙里。   侯龙涛知道更爽的马上就要来了,这个美妇人已经被自己训练得从完全不会口交变成了拥有独特技能。   冯洁的头一直在往下沉,她的眉头紧锁,竟然把那根欧美女人的大嘴都容纳不下的大鸡巴全吞了下去,她的嘴唇把男人的阴毛压平后,才慢慢的抬头,大量清澈的口水不可避免的涌了出来。   衣帽间的门无声的打开了,冯云悄悄的走了出来,黑色的露乳镂空雕花束身,黑色的吊带丝袜,胯下挺着黑色的假阳具,黑色的细根高跟鞋落在柔软的地毯上,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冯洁还什都不知道呢,只是埋头为心爱的小男人做最深喉的口交,用自己喉咙反射性的蠕动来取悦他。   跟如云、月玲她们在一起混了短短的几天时间,冯云已经能从一个和以前完全不同的角度欣赏女人的身体了,她们不再是单纯的同性,包括自己的外甥女和抚养自己长大的堂姐。   冯洁白嫩肥美的大屁股撅在空中,内衣裆部的后半截下垂着,挡住了包括菊花门在内的臀沟的上半段,下半截也是下垂的,露出来跟她女一样的纯粉色屄逢。   冯云歪头看着堂姐诱人的嫩穴,呼吸不由自主的就加重了,胸口发闷,这种情况在以前跟她一起洗澡的时候都没出现过。   冯洁让男人的大鸡巴在自己的口腔中完完全全的进出了十几个来回,口水弄湿了一大片床单,她的眼圈都发红了,虽然那种长时间徘徊在呕吐边缘的感觉带给了她极不寻常的快乐,但也不能再进行下去了,她开始含着龟头吸吮。   冯云慢慢的走着「猫步」,美臀扭动,丰乳颤动,她的火热妩媚的眼神在堂姐的性器和爱人的脸上来回移动。   冯洁终于意识到了身后有人,能够隐约听到沉重的呼吸,她心里一惊,身体刚刚有了起来的趋势,螓首就被男人一把按住了,动弹不得。   「啊…」冯云跪上了床,在发出一声欢快呻吟的同时,把胯下的假阴茎深深的插入了堂姐的小屄眼里。   「嗯…」冯洁双手撑着床面,后背弓了起来,她想要逃离两个人的控制,虽然子宫被那下撞的很舒服,但她现在更多是惊惧。   侯龙涛放开了美人的头,抱住了她的身体,吻着她的脸颊,「别怕,是云云,宝贝,不用怕,好好享受。」   冯洁回头看了一眼堂妹,她仰着头,闭着眼睛,表情很陶醉。   冯云开始前后晃动自己的身体,她抓着堂姐美妙的臀肉,感觉上简直和如云的极品屁股不相上下,「姐…姐…我你…啊…」   「不…我不要…」冯洁抱住男人的脖子,哀求爱人制止这出堂姐妹交欢的淫戏,「啊…啊…让她…让她停下来…啊…小云…嗯…别我…啊…」   「为什?为什要停?」侯龙涛边问着美人的唇舌,别用最露骨的话刺激她,「我就是要她你,一会我还要你她,我要看你们姐俩做爱。」   「好…好吧…」冯洁一下就被说服了,又把身子压了下去,吸吮起男人的肉棒,她从第一次看陈氏姐妹、何莉萍母女性爱的录像时就知道迟早自己也会有这一天的,她的牴触情绪早已被一次又一次的「色情影片赏析会」消磨光了…   「这是什啊?」侯龙涛把胳膊伸出被窝外,隔着冯云把一个放在床头柜上的一个信封拿了过来。   「噢,下午你洗澡的时候,酒店的人送上来的,好像是请贴,我都给忘了。」冯云又往男人的身边靠了靠。   侯龙涛把冯氏姐妹往怀里紧了紧,打开了信封,确实是一张请贴,香港中华总商会邀请他参加后天,也就是星期天在丽晶酒店举行的慈善拍卖晚宴,为中国残疾人联合会集资,「你们俩谁跟我去?」   冯云把请帖接过去看了看,「又没请我们,你自己去吧。」   「那不说了And Guest嘛。」   「那你带文龙去。」   「他也应该收到了。」   「我不去,没兴趣,」冯云伸手在堂姐的奶头上轻轻揪了一下,「姐,你陪他去啊?」   「开玩笑。」冯洁在妹妹的手背上打了一下。   「也是,」侯龙涛把请柬扔到了地上,「你们俩身份太高贵了,不应该去参加那种假惺惺的饭局。」   两个女人都是微微一笑,她们知道爱人并非在讽刺自己,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很高贵,除了在床上。   「云云,把那个给我。」   冯云突然笑得很开心,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一个小红盒子。   侯龙涛将冯洁的左手拉到自己面前,一边在她的手背上吻着,一边把他的黄金结婚戒指给揪了下来,一张手就扔进了床下的纸篓里。   一般人偷情都会把结婚戒指摘下来,假模假样的表示对婚姻的神圣性的最后一丝尊重,但冯洁并没有这做,那种想法就根本没在她的脑子里出现过,这倒不是因为她过度的憎恨自己的婚姻,而是由于她把自己的婚姻当成Nothing,她的婚姻在事实上就是Nothing。   「你干什啊?」冯洁坐了起来,想去捡那个戒指,虽然她并不真的在乎或是心疼,但哪怕只是出于保密因素,也不能就这把结婚戒指扔了啊。   「不要那个了,」侯龙涛靠上床头,伸手把美妇人拉了回来,左臂勒住她的腰身,右手攥着她的乳房,「我不要你戴别人的结婚戒指,你是我一个人的。」   冯云也坐了起来,靠在男人身边,把那个盒子打开了,往堂姐面前一递,里面是一支跟她的结婚戒指一模一样的戒指。   「这…」冯洁回头不解的望着男人。   「外表上和你原来那个完全一样,没人会看出来。」侯龙涛把戒指拿了出来,放到女人的眼前。   冯洁看到在戒指的内圈上有几个字,「爱妻冯洁」和「侯龙涛赠」。   侯龙涛把戒指套在了美妇人左手的无名指上,「你是我老婆,你可以不戴戒指,但只要是戴,就得戴我送的。」   冯洁侧身偎在了男人的胸口,望着自己手指上的黄金圈,怎看都和原来的那个不一样,好像漂亮了好几百倍。   冯云从来没见过现在的这种表情出现在堂姐脸上,晕红的面颊上挂着纯洁无暇的微笑,眼睛湿湿的,就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姑娘被心爱的白马王子感动了似的。   侯龙涛握住了冯洁的手,在她的额头上亲吻着。   冯洁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享受男人的温柔关爱,两颗泪珠从眼角挤了出来。   「真没羞,」冯云伸手在堂姐的鼻头上刮了一下,心理都快乐开花了,「这样就掉眼泪了?这小子最会玩这些小把戏了,你要是让他发现了你吃这套,他三天两头就得让你哭鼻子。」   「什话啊?」侯龙涛在冯云的大奶子上抓了一把,「这是小把戏吗?」   「你才没羞呢,」冯洁在堂妹的臀丘上拍了一巴掌,「让人在屁股上写字。」   「都是我老婆,在我面前,越没羞越好啊。」侯龙涛搂着两个美人躺倒了下去…   纽约肯尼迪机场外,石纯钻进了一辆来接他的福特大吉普,一直被拉到了希尔顿酒店,在十二层的一间客房里见到了他的老闆。   「辛苦了。」田东华握着来人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要费这大的劲去策划一个早就知道不会成功的计划。「   「你不需要明白,」田东华背着手走到窗户前面,望着楼下马路上时走时停的几十辆黄色出租车,这也是纽约出名的城市景观之一了,「你的工作就是把我交给你的任务完成。」   「你不信任我?」石纯走了过去,点上根烟,「咱们俩可是坐的一条船,应该同舟共济吧?」   「哼哼哼,同舟共济?」田东华鄙夷的笑了笑,「你为的是两百万美金,你拿了钱就可以走人,既报了仇又发了财,可以隐姓埋名的舒舒服服过日子;我却是用命在拼,一不小心就人头落地。你跟我讲同舟共济?哈哈哈。」   「好,好,好,你是老闆,我听你的安排就是了,下一步怎办?」石纯还真有点怕田东华,总觉得他有点衣冠禽兽的劲。   「暂时不需要你做什,你就当个普通游客吧,但别离开纽约,但不要太张扬就是了,随时等我电话。」   「加州不去了?」   「时候未到。」田东华阴沉沉的一撇嘴…   丽晶酒店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里聚满了香港的各界名流,报纸、杂誌、电视台都有记者前来报导,不过那些政府高官、富商巨贾和影视红星并不关心这些媒体,因为他们齐聚一堂只为为残疾童献爱心,不是为了自己的公众形象。   侯龙涛和文龙穿梭于这些人中间,一点都显不出来,也没人人是他们,他们也乐得清静,在一些物品上「无声竞价」后,两人就取了食物,回到自己的桌子边吃了起来。   在这种场合,绝大多数人是不会真的坐下来吃饭的,都是举着酒杯到处乱窜,联络各种关係,「北京二痞」的行为倒变得很扎眼了。   一个穿着礼服的中年男人来到宴会厅大门口的接待台前,指了指侯龙涛,「那个是不是就是侯龙涛和林文龙?」   「嗯…」桌后的接待员查看了一下记录,「对,是他们。」   「你们谁谁收的他们的请柬?」   「我收的。」坐在最边上的一个小伙子答话了。   「我跟没跟你们说过,他们一来就立刻通知我?」   「厄,我…刚才刘德华紧跟着他们进来的,我…我光顾了招呼他了,我…」   「你这就收拾东西,去会计部结算薪水,You are fired。」穿礼服的中年人气极败坏的,转身快步来到了侯龙涛的桌子边,「您是东星集团的侯先生和林先生吧?」   侯龙涛还是非常懂礼的,他用餐巾擦了擦嘴角,站了起来,伸出手,「我们是。」   「实在对不起,没能早点招呼二位,我是今天晚宴的主管,钱康健。」姓钱的跟两个年轻人分别握了手,「二位跟我来吧,霍先生在等二位呢。」   龙涛和文龙对望了一眼,跟着钱康健来到一扇有四个高大保镖把守的小门前,明显是一间VIP包房。   钱康健敲了敲门。   有保镖从里面把门打开。   「请进。」钱康健闪身把两个年轻人让进了屋里,他没有跟进去,而是转身离开了。   屋子的正中央是一张绿色的大牌桌,除了一个发牌人站这之外,还有四个老头围坐在桌边,他们都叼着雪茄,喝着洋酒,四周的一圈小沙发上坐着几男几女,都是私人助理的样子。   最右边的老头宽宽的脑门,戴着一幅巨大的黑边眼睛,正是世界富豪榜排名第十九、黄河实业的主席霍嘉诚,剩下的三个也都是大有来头,鸿基地产的吕氏兄弟和恆天主席刘兆基。   如果要是一般的生意人,看到这四位香港的「一、二、三、四哥」在一起,多多少少会有一点紧张,但侯龙涛和文龙并不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他们就没完完全全的按规矩做过一桩买卖,现在还真是没什特殊的感觉。   但这并不代表侯龙涛不把霍嘉诚放在眼里,相反的,他对这个老头是推崇备至。   霍嘉诚是当今全世界华人中最大的慈善家,光是一次对辅助残疾人事业的捐款就高达六千万港币。   当初「九七」之前,霍嘉诚的黄河实业没有像怡和等其它大集团那样把总部撤离香港,对于稳定香港的民心、保持香港相对繁荣的经济局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   当然了,有人指责霍嘉诚做慈善事业是为了提高自己和公司的公众形象,留在香港是为了换取中央政府的优待,虽然没有人能真正的了解他的主观动机是什,但无论如何,他的行动在客观上是利国利民的,那他就绝对值得旁人百分之百的尊重。   虽然侯龙涛曾经在黄河实业的产业里有过很不愉快的经历,可他明白霍嘉诚身为「华人第一商业集团」的主席,是不可能知道他所有生意的每一条细小规定的,这丝毫不影响他在侯龙涛心中的地位。   没有人过来招呼侯龙涛他俩,他们就这在门口站了十几秒钟。   霍嘉诚把手里的五张牌扣着扔到了自己面前,扭头看了看侯龙涛,冲他们扬了扬眉毛,指了指牌桌边的两张空椅子,「来玩两手吧。」   侯龙涛和文龙坐了下来,分别写了两张美国银行十万美金的支票,交给发牌人,换回了两堆筹码。   「这几位都不用介绍了吧?」霍嘉诚不是看着侯龙涛,而是盯自己手里新发的牌,就好像新来的两个年轻人跟自己的老相识了,没必要说什客气话。   「当然不用,」侯龙涛从发牌人那里换了两张牌,「谢谢霍先生见我们,还请了这多前辈大家,真是太给我们面子了。」   「呵呵,太谦虚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你的身家已经超过二十亿美金了,还是没上市,再过几年,真的就能取代我们这些老头子了。你们好不容易来一次香港,大家联络联络感情是应该的,今后也好在生意上互相关照嘛。」   「您说的没错,」侯龙涛赞同的点了点头,「不过我想见您是有明确目的的。」   「说来听听。」   侯龙涛扭头看了看文龙,他要给自己的弟弟锻炼的机会,当着这多大人物的面,哪怕是说出简短的商业提议都需要不小的勇气的。   文龙把烟掐了,「据我们的了解,北京东方广场的经营情况一直不是很理想,是一个不怎成功的项目,东星集团愿意收购,剩下五年的银行尾款由我们负担,另外在五年内支付黄河实业十五亿美金。」   「怎样,老霍,我跟你说过的,不是猛龙不过江。」刘兆基亮出了手里的「真耗子」。   「哼哼哼,」霍嘉诚笑容可掬的看着两个年轻人,「这大的胃口?东方广场可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   「这也就是为什您会把建外SOHO那轻易的扔给郭石屹的原因吧?」   「嗯。」霍嘉诚讚许的点点头。   别看东方广场地处北京最黄金的地段,但也是由于那个地理位置,建筑高度受到了非常大的限制,又因为顶着亚洲第一大建筑群的名头,成了一个动不得的面子工程,所以虽然现在的利润很低,却不但不能做任何大的硬件调整,还得不断的进行维护,可越往里投钱就越显得利润低,根本就成了恶性循环。   在北京做这种超大型的房地产项目,多多少少会掺杂点政治因素进去的,霍嘉诚有了东方广场那个大负担,不愿再蹚建外SOHO那滩浑水,才会便宜了郭石屹,要不然SOHO一定也是黄河实业的。   霍嘉诚确实想找人接手东方广场,可一直都没有合适的人选出现,能买得起那片建筑面积八十万平方米的房子的人虽然不少,但其中的大部分对房地产不感兴趣,大部分感情趣又不想受非经济因素的影响,极少部分愿意承受那些影响的,不是在政治上不过关,就是名声还够不上拥有亚洲第一建筑群。   「如果我跟你做这笔交易,不会受到来自外界的压力,对吗?」霍嘉诚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了,他有办法对东星集团的背景进行比较全面的了解。   「对,相信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会大力支持的。」   「那好,咱们就单纯的从生意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你知道东方广场的投资是多少吗?」   「二十亿美金。」   「那你想给我多少?十五亿?」   侯龙涛裂嘴一笑,没有回答。   「你这是在逗小朋友啊。」刘兆基弹了弹雪茄。   「呵呵呵,」霍嘉诚也笑了出来,「OK,OK,不说笑了,考虑到你是唯一一个能把那只烫手的山芋从我这拿走的人,价钱还算合理。」银行贷款最后五年的尾款,加上东方广场以前创造的利润,再加上十五亿美金,大大的超出了二十亿的投资。   「那我当您答应了?」   「我要先知道你为什要碰那个山芋,你的资金并不富余,你的公司想要上市,房地产不是你的本行,虽然你有长青籐的股份,古全智是不会支持你收购东方广场的。」   「因为我发过誓,我要让东方广场改姓侯,我要让华人与狗的故事消失。」   「什意思?」霍嘉诚皱了皱眉。   侯龙涛把自己在东方广场受到的待遇说了一遍。   「哈哈哈哈。」看着小伙子义愤填膺的样子,四个老头都大笑了起来,就连边上的那些主力什的多有点忍俊不禁了。   侯龙涛和文龙都被了傻了,「怎?」   「古全智做了那多年的房地产,他没跟你解释?」   「解释了。」侯龙涛把那天古全智说的话又讲了一次。   唉唉唉,「霍嘉诚摘下眼镜,擦了擦乐出来的眼泪,」好久没这笑过了。不卖给中国人是中国政府规定的,我也没有办法啊。「   「什?」侯龙涛的五官都快技到一块了。   「卫星电视。」   「噢…」侯龙涛这才恍然大悟,国家禁止在中国的中国公民收看某些国外的电视频道,所以很多安有卫星天线的商品楼都不允许对内销售。   「你现在还要买吗?」   「要,我喜欢东方广场这个名字,我也应该有个总部了。」侯龙涛亮出了手里的「大四喜Kings High」…   编者话:所以说「无奸不商,不商不奸」,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五十步笑百步」并非不可取,哪怕「霍嘉诚」再奸再恶,他能用几十亿做慈善事业,就比其他的富人强。人民公社又开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