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公公儿子同操我
公公儿子同操我
我,张小平,今年已经三十岁,乡下人家的女儿都是别人家的人,所以从小我被按着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养着,父母对我非打即骂的,一直到我十三岁的时候,就被换亲嫁给了胡家,我哥哥娶了胡松十五岁的妹妹,我做为交换的货物嫁给了二十岁的胡松,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我十四岁时生下的儿子,小义今天也已经十五岁了。 我和丈夫的感情并不好,他是一个很粗暴的人,三天两头的打我,而且他的性慾很强,不管在哪也不管我在乾什麽,在竈台上,在菜地里,他想上我就上,就是我来月经他也照插不务,三年前他进城去打工,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和公公住在乡下。 原想着胡松走了,我能过上正常的生活了,谁知更是掉进了地狱的深渊啦。 他独居的父亲,我那没有人伦的公公,因为握有我的把柄,竟威胁我让我做他的性奴隶。 没有办法我刚逃出虎口又落在了狼穴,白天我是胡家的儿媳妇,晚上我是公公的牲口,他想怎麽玩我就自己玩我。 在乡下的大炕上我儿子小义在东,公公在西,我在中间。 经常等到小义睡着啦,他就爬进我的被窝里,把他的鸡巴插进我的小穴里,因为儿子的关系我一直忍受着,他揉着我破落的奶子,一边操我的穴说:“你不要感觉委屈,反正你是我胡家的人,我和我儿子谁来乾你,不都是一样的,种不都是一样的吗?”这三年除了胡松回来,他天天都要玩我,有时乡下活太累时他鸡巴硬不起来,他也不肯放过我,有时用玉米棒子有时用烧火棍插我的逼,我的奶子上总是青紫的或是留下他的牙印,为了我的儿子小义,我一直在忍受着,有时被他蹂躏的太累,就昏睡在他的被窝里,好几次早上醒来的时候,儿子小义一脸困惑地看着我,我有一种预感,公公有另外的打算。 我以为小义是一个孩子,但我忘了孩子是会长大的。 一天晚上快吃晚饭了,我在端饭菜走到餐桌时,胸前两粒大乳房跟着走路时一颤一颤的。 当弯腰放菜时,正好和小义面对面,因为今天下午做菜时,被公公按在竈台上乾了一炮,没有来的及换衣服,穿的是浅色的露胸家常服,距离又那麽近,肥大的奶子赤裸裸的展在小义的眼前。 雪白的肥乳、鲜红色的大奶头,我尚未察觉,又去端汤、拿饭,我每一次弯腰时,小义则目不转睛的注视我的奶子,公公早就发现小义在看我的身体,他却含着笑什麽也没有说,等我把菜饭弄好后,盛了饭双手端到小义面前“小义,吃饭吧。” 说完不见小义伸手来接,却见他双眼注视着我的胸,我低头一看自己的前胸,胸部正好赤裸裸的呈现在他的面前,被他看得过饱而自己尚未发现。 我羞愧而不安閑的叫道:“儿子!吃饭啦!”“啊!”他听见我叫他,才猛的回过神来,脸也一下子羞红啦,这时我公公站起来;“小平,是不是刚才被我鸡巴乾的太累了?怎麽衣服没有换就过来啦”我没有想到他会当我儿子的面说出来,一下子怔住了,公公走到我身边,捏着我的奶头,在手指间揉捏着,小义看着他亵玩着我的奶子,我吓坏了忙打掉他的手:“公公,你乾什麽?小义在这呢!”“怎麽小义不在你就可以给我玩吗?”公公继续说着:“有什麽关系呢,这几个月晚上我操你,小义都在边上看到了。 是吧,孙子?”“我……”小义一脸的不自然,天哪!我公公乾我的时候,我儿子一直都知道???我傻在了当场。 “来别吃饭了,来吃我的大鸡巴吧!”公公拉我过去,很快地他脱掉了裤子,趁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他的巨棒深入我的喉咙,我的喉咙上下套弄,“啊…啊…啊!”公公看着小义说:“你妈妈真是会吹男人的鸡巴啊!”他把鸡巴从我的嘴里抽出来,口水从龟头上还牵了一条丝“孩子,看看你妈妈。 你妈妈吹鸡巴真行,她有三个逼都一样让男人爽。” 这时我偷眼看了一眼小义,发现他看着我的胸部。 我心里産生了罪恶感,“媳妇你看!小义看你帮我吹鸡巴让他的小棒子都变硬了。 他在看你的大奶子里。 儿媳妇,你为什麽不顺便让你儿子看清楚呢?他脱掉我的上衣,又拉起我的屁股,将内裤拉下,将它丢在地上。 把我将两腿张开,将阴部暴露出来,我一丝不挂地在小义面前。 接着公公把光腚的我抱上了骯,拉开我的腿,将两只手指插入我的逼里“看你妈妈的淫洞嘿...孩子,到这来???你就是从这里出来了,你爸爸和我还有许多男人都喜欢操的地方,来???孩子这是你妈的阴核???快点来???舔你妈妈的淫穴。 “小义有点害怕;“爷爷,她是我妈妈。” “傻孙子,你不是想上她吗?她是个婊子,和几十个男人上过床,许多人搞过她的小穴了,没有关系的。 快点来呀!”他直接过来将小义拉到我前面,跪在我张开的大腿之间。 “快,舔你妈妈的淫穴,看看她是一个多麽淫蕩的女人。 “我知道公公是要作贱我,要我在儿子面前变成一个蕩妇。 公公抓着我的头髮,“快让小义舔你,快点否则今天晚上我奸死你,还把发骚的录像带给胡松邮去,他的脾气我想你也知道,假如他知道你卖……。” 我知道我只能按着他说的做,否则我真不敢想,假如胡松知道了会怎麽样:“乖孩子...舔妈妈的屄洞吧。 我求你尝尝。 “我被迫伸出双手抱住儿子的头,对着他说。 压儿子的头到自己的两腿之间。 “快...阿义舔吧!”他伸出舌头开始舔起我的小穴。 “嗯...啊...儿子不要???”我马上发出了呻吟,儿子的舌头在我的阴蒂和小穴中往返地吃着,这时公公把他的阳具放到我的嘴里,我开始为他口交。 我一想到十五岁的儿子正在舔着我的下体。 而嘴中含着公公的粗大的阳具就忍不住发出了呻吟,下体传来的快感让我无法克制自己。 公公爆出了笑声;“你可真是淫蕩,连被亲生儿子操都喜欢”小义将舌头深入我的穴中,吃着我开始流出的淫液。 同时,他主动的将手伸向我的双乳,开始搓柔起来。 我试着对抗下体传来源源不断的快感,但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我无法克制自己。 公公用双手将我的腿拉到肩上,让我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儿子的面前。 “孙子,来看看你妈这个婊子的逼。” “啊...啊...阿义不要看???”我羞愧难当,小义好奇地看着我双腿之间的逼,用手指拉着我的阴唇“爷爷,我妈这怎麽这麽黑呀,里面的肉到是粉色的?”公公拉开我的阴唇,用指甲扣进肉里“以前她刚嫁过来的时候这个小阴唇也是粉色的,你爸那时候年轻,一天要乾你妈十几次,这十几年除了你爸还有其他的人不停地操,就给磨成黑色的啦。” 小义用牙咬着我的阴唇,朝外面拉咬着,“爷爷,你看这里面怎麽流白汤啦。” 公公把我的淫液挖出来一些,擦在我的嘴唇上,“婊子,告诉他,你为什麽流汤啦。” “因为我想让小义操我,用力地乾我,用你的大鸡巴,和你爷爷一起轮奸我。” 我被逼和我亲生的儿子说着下贱的话。 小义把鼻子贴在我的下体,舌头朝我的逼里一下下地捅着,“啊……”我被他玩出了淫蕩的慾望,小义的手用力地搓捏着我的奶子,忽然我感觉到疼痛,原来是公公用姆指和食指在捏我的奶头,他的鸡巴放在我的脸上,巨屌就正好挺到我嘴边,我迫不得以的张口含着,热烫而又坚硬的大龟头占满了我的口腔,我的小舌头的服侍着口中的大东西,一双手套弄起粗大的圆柱体,小义把我的大腿朝两边拉开,他的舌头朝我逼里的最深处去了,公公一边享受我的嘴巴,一边用他的大手抚我的脸颊和头髮,还对着跪在我下体的小义说着风凉的话:“孙子,这就叫口交,一会让你妈含着你的大屌,让你感觉一下。” 他又邪恶的问我。 “想不想吃你儿子的屌。” 我被迫擡头回答他:“是,我想吃儿子的鸡巴!”听我回答了,公公又把沾满我晶亮口水的大龟头塞进了我嘴里。 一下下地像插我的阴户一样,乾我的嘴巴,每一下都刺到了我的喉咙处,几分锺后,他把他的鸡巴从我的嘴里抽出来,拉着我的头髮将我拉起来,强迫跪在阿义的面前,让我们交换了位置。 “小义,来享受一下你淫蕩的妈妈的嘴巴吧?你为什麽不让她也吹吹你的鸡巴呢?别只知道玩她的骚逼,你妈有许多地方你还没有玩过呢。” 公公从后面将双手穿过我的腋下,用力的握住我的双乳。 “看你妈妈的奶子还真是大吧!她就像一条奶牛!”公公继续说着“我知道你喜欢这个,孩子...想不想先吸吸看啊?”阿义吞了吞口水,捧着我的乳房“对...就是这样。 舔舔看...吸吸看...就像你在是婴儿那样。” 小义将我一边的乳房用嘴含着,用手玩着另一边的乳头。 我依在公公的怀里,无助的呻吟着,公公一面看小义吸我的奶,一面用手指插我的逼,我被逼让他们祖孙俩任意的玩弄自己的身体。 过了一会,小义吐出了我的奶头,离开我的胸部。 他将裤子拉开,露出了他的鸡巴“对,这就对了。 让你妈妈吸你的鸡巴”小义将鸡巴拉出来,向我挺去。 “妈妈,吹我的鸡巴...”被慾望沈没的小义轻轻的对我说,我被公公按着头,顺着阿义的动作,张口将儿子的阳具吞下。 小义的屁股开始前后摇动,他的鸡巴在我的嘴里变的更硬更大“孩子,可以啦,快停别射在她的嘴里啦,来快点乾你妈妈的逼。” 公公看着儿子糟践我,十分的兴奋。 公公强迫我躺下并且将我双腿打开“上啊!孩子,乾你妈妈这个淫妇。” 小义真的爬到我的身上,他用一只手握住自己的阳具,将它导引到我的阴部。 他的身体往下压,让他的阳具插入我火热、湿润的洞里,一下子刺了进去,我的儿子,我十六年前生出来的儿子,用他的鸡巴在乾我,他年轻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硬硬的胸压着我的奶子,公公拍拍我的脸:“贱货,说点什麽助助兴吧。” “用力...儿子...用力乾我……。” 我对着儿子淫叫着“啊...啊...喔...”我感觉着儿子的鸡巴在自己的淫穴中进进出出,禁忌的快感,让我无法自拔“用力……射进来...孩子把你精液射到妈妈的身体来...”我淫叫道“让我怀你的孩子???让我为你生一个儿子……”“小义,好孙子……用力点...乾死这个贱货...”公公看着我和儿子的的乱伦交合,兴奋的淫叫着:“小义...操死你妈妈...这个贱货把她的逼操烂……操死你妈的烂逼……”儿子也兴奋的把他的精子射进了我的深处,从此夜夜都有两根大鸡吧在我的洞洞里值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