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永堕黑暗 第十一章 往事哪堪回首
永堕黑暗 第十一章 往事哪堪回首
茶室里,壁炉里的火苗旺旺地跳动。   三人相对跪坐在日式榻榻米上。   春寒蓼峭,室外的空气湿冷,令衣着单薄的薇不停地打寒颤,走进温暖的茶室就像进了天堂,全身毛孔都舒展开来。   「陆小姐穿得这样单薄,可怜啊,陈昆你也不懂怜香惜玉。」   也许是暖气催发了史议长的情慾,他不再像刚才那样人五人六,进门就直勾勾地将眼睛扫在薇衣裳下贲起之处,老色棍面目一露无余。   陈先生笑道,「好好,反正我是恶人了,索性恶人做到底。」   他目向薇,「还装什么斯文,快趴到这里给我们当酒桌。」   薇羞耻得银牙咬碎,还是依言除去那件不是衣服的衣服,四肢着地跪趴在两个男人中间,放平身子,陈先生果然在那莹白光滑如缎的玉背上摆上两个酒杯,一个小壶,一碟小菜。   「今日我也学古人附庸风雅,酒色双全,陪史公好好喝个痛快。」   史议长一直笑咪咪地看陈先生如何摆布女人,深感适意,兴致大发,「好,喝。不过喝要喝得有名堂,不能白喝。」   「史公的意思是……」   「让风华绝代的陆小姐给我们当酒案不免唐突佳人,为了赔罪,我们喝酒可不能忘了她。」   陈先生突发灵感,嘻嘻笑道,「史公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这酒要喝得有意思,我有个主意,来,史公,听说你家有好酒……」   他扯着史议长走到门外窃窃私语,只听得史议长放声大笑。   薇屈辱地趴着,惴惴不安,不用说男人一定在寻思戏弄她的淫计,然而身不由己的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久,男人回来了,在她的眼皮底下摆上另一个精緻的壶和几个小酒杯,斟满,酒气四溢,还有几根细长的小圆胶棒,白色的棒面上像是涂了一层油质物,油光发亮。   陈先生说,「陆小姐,现在你面前这几杯酒,我保证不勉强你喝。我和史公喝酒时会讲一些故事,这些故事也许跟你和周文都有关係,如果你想听下去,在我们讲得停顿的时候,你就主动喝一杯酒,然后将一根小棍子塞进你那个漂亮的小屁眼中去,如果你不干,我们就谈别的,那么你以后永远都别想知道真相了,如何?」   史议长微笑,眼中放着光,只有陈先生知道他对女人的后面的那个部位有特别的嗜好,所以这么长的时间包括他本人在内,虽然淫戏无数,但都没有真正动过薇身上最后一块处女地,就是留待今天奉献给这个权倾一方的大人物。   薇垂着头不作声,长长的脖颈像濒死的天鹅一样无力地弯曲着。   陈先生不理会她,和史议长乾一杯,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像摆龙门阵一样开始讲述往事。   其实整个事件从十年前就埋下了伏笔,那时的青议长还只是政界一个叫青鹏的不起眼的小人物,然而他很有野心,全心培植自己的势力,排除异己,陈昆和史议员当时都是他的亲信,陈在黑道,史在白道,一左一右辅佐青鹏打天下,陈昆主要负责组织一帮弟兄在暗中除掉那些不好对付的人,就这样,青的势力越来越大,挡在前途的障碍越来越少,作为一颗政坛新星,他开始受到上层的瞩目。   就在关键时候,陈昆不小心铸下大错,在一次无谓的争风吃醋中,年轻气盛的他失手杀了一个公子哥儿,不料想那是上层一个举足轻重的大佬的爱子。   事情很快追查到青的身上,青鹏面临着两难抉择,保住陈,就保住了兄弟之情,但政治生命就此沉没;放弃陈,他被许了个光明的未来。   青鹏终于选择了后者,向警方提供了陈昆躲藏的地址,没有人知道他当时是什么想法。   陈昆极度愤怒,生生嚥下了被兄弟出卖的苦果,他很快被宣判发往不到两年就必死无疑的重刑犯集中营鬼哭岛服无期徒刑。   那里果真是地狱般的生活,他每天只做一件事,就是诅咒和祈祷,发誓只要有朝一日能够生还,他必定百倍千倍地还诸到出卖和伤害他的人身上。   他的祈祷见效了,奇迹般地在里面挺到了第三年。   史议员不知通过什么途径,协助他秘密逃狱,不过条件是立即远走高飞,到某处潜心发展,培植实力,不论多么报仇心切也不能回来,直到史召唤他。   陈昆在牢狱中也是元气大伤,足足休养了五年方能重振雄风,在这期间,青鹏也如愿以偿,爬上了权力巅峰,C市成为一人之天下,黑白两道都要仰其鼻息,无人敢捋其锋,志得意满的他逐渐骄横自大,即便知道地下有反对他的暗流正在形成也不放在心上,因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却没料到真正的危机会随着远方异地的一彪人马杀回老家而来,更料不到这一切的幕后策划者就是他身边最信任的史议员。   为了一击成功,史议员设下一计,周文只是意外撞入这精心设计的棋局中的一粒棋子而已…   说到这里,陈先生有意停顿下来。   好一会儿薇方明白该她有所表示了,她知道就算不喝,他们也会想出别的法子来羞辱她,还不如拼却一时的脸面换取个明白,说不定今后有机会还能对周文有所帮助。   她咬咬牙,端起一个酒杯,一口抿干,似是普通的红酒,却夹杂着腥臊味,她不明所以,皱着眉头嚥了下去。   下一个动作更让她脸红,犹豫再三,还是拿起一根胶棒,从胯下伸过去,摸索着自己的肛门。   越是羞怯越是找不到入口,越找不到洞口越慌乱,因为高难度动作,女人必须还要兼及尽可能保持身体的平衡,才不会将玉背上的酒器打翻,女人的羞窘两态极致地满足了男人变态的心理,看得兴味盎然哈哈大笑。   最后还是在史议长的「帮助」下才找到菊肛,好在推进去比想像的容易,虽是从未开垦的处女地,胶棒上充足的润滑剂还是保证了这异物没有遭到太大的阻碍。   又是一股电流窜入脑海,薇禁不住轻声呻吟了一声。   史议长看在眼里,痒在心头,催陈先生赶快继续开讲。   青议长毕竟势大财雄,护卫众多,硬撼他只有死路一条,于是史议员想到了特别议会,如果能组织足够的多数在特别议会上公开罢免议长,除掉他光上的光环,保护伞将自动消失,同时陈昆在暗中策应,削弱他在黑道的势力,双管齐下青鹏必定死路一条。   可是青鹏深沉多智的人,耳目众多,往往在你动手前他已先下手了,只有让他自乱阵脚,自毁长城才有可乘之机,于是史议员设下绑架青岚一计。   掌上明珠的失蹤果然让青议长慌了手脚,他对女儿的关切程度超过了史议员和陈先生的想像,一步步地按照敌人的设计踏入陷阱,虽然第一时间就答应了绑匪的要求,但陈先生显然志不在此,反而狮子大开口,一再提高价码,扣着青岚不放,还不停地用青岚的受虐影带刺激他,激得老家伙狂怒,失去理智,四方责难,得罪了一批本是忠心的手下。   与此同时,史议员把握他无心政事的机会,操纵政局,拉拢人心,与陈昆密切合作重现青鹏当年夺权的一幕。   本来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不料周文的出现差点毁掉他们的全部成果,这个傻小子警察不知道从什么渠道竟然知道了他们的藏身之地,不但让猝不及防的陈先生差点当场毙命,还救走了青岚,青岚的获救让老家伙回复了清醒,也猜到了敌人就是当年的仇人,虽然情况紧急,但在有力的回击下,史议员他们不得不收敛撤退。   青鹏虽然老了,却没老到忘记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无情这句格言,他凭直感意识到史议员的危险,开始发动无情反击,眼看多年经营化为乌有,伤重的陈先生不甘心,与史议员密谋后,决定倾尽全力,背水一战,于是就有了那个血腥之夜的大屠杀。   「可是,周文后来没有妨着你什么事啊,为什么要陷害他。」   薇含着泪道,在陈先生讲述期间,她又喝掉了两杯酒,换了两根胶捧,全身发热,脑袋也晕晕的难受。   陈先生冷冷地说,「说得好,原因很简单,我是个爱记仇的人。」   于个人来说,当胸一枪就足以让陈恨之入骨,于大事来说,不是周从中破坏,他们也不至于耗费若大的人力物力,死伤那么多弟兄才获得回报,所以周文早已成了这些匪徒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说到这里,陆小姐你得感谢我,不是我拚命拦着,你男人早成了陈昆枪下之鬼了。」   史议长说的倒是实情,他不赞同大局未定前先洩私愤,但却保证陈先生在功成之时,留住周文和陆薇任他处理。   所以才有了史议长暗中收买赵心阳下药事件,下药是为了防止周文闻讯逃脱,便于在昏迷中将他绑架,青岚的出现则完全是在意料之外。   青岚私会周文,侥倖避开大劫,不料一举一动还是落入了史和陈布下的眼线当中,从医院出来正巧被杀红了眼的陈昆逮个正着,拖到僻静处又是残酷蹂躏,青岚受虐不过,说出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此时的周文早已陷入昏睡。   陈昆是个喜欢变本加利复仇的家伙,本不欲以一枪让周文落个便宜死,正好让青岚启发他想出了另一条毒计。   他们通过医院内线的接应溜进周文的病室,迫使青岚与熟睡的周文交合,青岚死也不从,陈昆便使人捉住青岚,握着周文的手一刀捅进了青岚的下身,伪造出强姦杀人的现场。   「何必这么大费周折呢?」   史议长不以为然地说。   「敢对抗我的人,死只是便宜他了,要让他生不如死。像青老鬼,不是彪子手快给了他一枪,我还要多留他几天狗命,好好让他享尽人生富贵,哼哼。」   陈先生的恶咒像一阵冷风吹进秘室,不仅是薇,就是连气同枝的史议长也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这个家伙实在太可怕了。   陈先生自悔失言,心中暗恨,一腔怒火转嫁到薇身上,对着她的粉臀狠击一掌,薇痛得全身弹动,酒具悉数打翻在地,雪肌上现出五个鲜红的掌印,薇又恨又怕,伏在地上嘤嘤哭了起来。   史议长爱怜地扶她坐起,帮她抹乾梨花带雨的脸,肥手就势就捏在了盈盈一握的柔胸上,口中啧啧出声,「说你粗鲁还不承认,这么嫩得出水的皮肤经得你几下打呢。」   难怪他会爱不释手,薇的肌肤白嫩滑溜得出奇,像鸡蛋清一样,乳房小巧却很圆挺,隐隐地能见到静脉的青线,乳头更是细得跟红豆似的,还是淡红色的,有着少女的体姿却无少女的青涩,有着成人的风韵却无成人的世故,如此极品不由得这个色中老鬼不想大嚼一顿。   陈先生冷眼旁观薇受人玩弄,心中也不是个滋味。   其实从绑架案那天起,一向眼光甚高的他就对薇念念不忘,只是迫于情势才暂时捨弃,他用那么费劲的方式去报复周文,实际上真正的目的还是在于薇。   是他要操纵了一切,又让张律师在薇面前提起他,要薇来哀求他,主动就範,服从他,把这块璞玉经他亲手琢磨成绝世美玉,变成他陈某人跟前百依百顺又富有情趣的小母犬,他感到这才是成功男人的最高境界。   如果不是实属无奈,他现在还达不到凌绝之顶,他才不会如此甘心将薇送到别人的怀抱中。   此时薇已开始幻视幻听,口乾舌燥,全身发热,特别羞耻的是肛门里骚痒得厉害,如果不是还有一线理智在,说不定她真会用手去使劲抓挠,史议长的猥亵举动她感觉不出了,红云上脸,呻吟失声。   史议长察言观色,得意地笑道,「嘿嘿,舒服吧,你可有福啊,喝了我们给你特製的鸡尾酒,知道那里面加了什么料吗?老夫的陈年老尿和慾火焚身之大补丸,胶棒上也抹了烈性春药,看看,湿了没有……唉呀,春潮氾滥啊,好好好。」   他探手摸至薇的后庭处,果然连同下体一起湿漉漉的,手指轻轻一顶就插了进去。   薇想吐,吐不出来,只有在淫蕩和痛苦控制的意识下颤动着身体,臀部左右摆动。   陈先生坐不下去了,起身强笑道,「史公,我看是告辞的时候了。您好好乐乐,明早我再来接人。」   「好好,你走吧。」   陈先生出门前,看到史议长已将整张老脸埋进了薇的下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