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姐姐和她的好同学
姐姐和她的好同学
晚上,姐姐从她学校里打电话回家,说她忘了带钱,车票又放在换洗的衣物里没有带去,要我到她学校里载她回家。 于是我骑着车就去了,到了那里,姐姐最后一堂课尚未下课,我就在校园里找个位子坐着等她。 姐姐是夜大的学生,校园里有些没课的学生们双双对对地在黑暗的小径上紧拥地散步着,有的更是大胆地在矮树丛下的阴影中接吻爱抚着,我躲在一旁偷窥,看得真是欲火如焚,一时之间又无法解决。 一会儿,姐姐下课了,来到我们约好的地点,走到我旁边,我「嘘!的一声,叫她不要说话,用手指着对面树丛里蠕蠕而动的人影要她看。 她不看犹可,乍见之下,她的眼光也收不回来了。 我见她看得入迷,情欲激动下伸手去解开她胸前的扣子,探进胸衣内去摸她的乳房,然后用两根指头去撚那花生米大的奶头,姐姐乍然惊觉,但一见是我伸手摸她,由于我们在家中早已超越了姐弟的关系,插干好几次了,她也不以为意地继续看对面树丛下的好戏。 我摸摸揉揉地抚遍了她的上身,意犹未足地继续向姐姐的裙底进攻,刚摸到那三角地带,发觉姐姐的淫水早已湿透了三角裤,我用中指扣弄着阴核,大展调情的手段。 姐姐被我逗得实在痒得受不了,终于转头紧紧抱住我,和我接了个长长的蜜吻。 我迅速把她拉到旁边的树影下,掀起裙子,把小三角裤褪到膝盖上,再拉下我裤子的拉链,把大鸡巴解放出来,也不脱掉长裤,就这样学着那些情侣一般地把姐姐扶上我的大鸡巴,坐在树下就这样干起了肉搏战。 我边插边伸手摸进她的上衣里揉着乳房,姐姐默默地承受着我大鸡巴的插干,因为在露天下的关系,她不敢明目张胆地叫床,只能用鼻子「嗯!嗯!」地小声浪哼着,急摆肥臀,套弄着我的大鸡巴。 在黑暗中,我感到她刻意地耸摇着那肥美的阴户,左右扭摇着,阴壁四周也紧密地夹着我的大鸡巴和龟头的棱沟。 阵阵的快感,使穴内的骚水如浪涛般涌到了她阴户外头,静谧的夜空下,只听到那大鸡巴狠抽急送的「卜滋!卜滋!」的淫水激蕩声。 姐姐柔情地吻着我,用她的舌头舐着我脸上肌肤,口中梦呓般地哼着压抑不住的浪喘声。 我挺起屁股,挥动着那万夫莫敌的大鸡巴,直干得她全身肌肉抖颤不停,香汗淋漓,浸湿了她的上衣,真是极尽淫浪冶蕩的骚态。 每一下重插,姐姐也必定下摇肥臀,要让我的大鸡巴更深入她阴户的里头,只是没多久,她便全身松软,气喘不已地泄了二次,我见她高潮来临后的疲态,也不忍再强插她,便停下来轻吻着她的娇靥。 姐姐满足地任我舐吻脸庞,也任由我的魔掌在她胸前柔滑如凝脂的挺立丰乳上恣意地捏弄。 此时无声胜有声,我们姐弟俩沈浸在爱的欢愉里。 可是,一旁却突然有个娇呼声惊醒了我和姐姐的鸳鸯梦。 我扭头一看,旁边立着个修长的倩影,再仔细一瞧,原来是姐姐的同班好友--郭雅娟小姐,她脸红红地站在一旁,愕然地俯视着我们。 我念头一转,突然猛地一伸手拉她坐了下来,她轻轻「啊!……」了一声,可是已经迟了,我已把那烫热的嘴唇紧紧地盖住她的小口。 姐姐这时也已明白到底怎麽一回事了,知道我是要连雅娟小姐一起奸汙了,以免她将我们姐弟俩不正常的关系说出去。 因此,姐姐也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和雅娟小姐这次马拉松式的长吻。 ,我吻了很久,直到雅娟小姐放弃了抵抗才放开她的嘴,温柔地对她微笑着。 她喘息了一阵子,平静下来后忙质问姐姐这是怎麽一回事?姐姐平静地微笑着,告诉她这是人间的至乐,问她要不要尝尝这种美妙的滋味?雅娟小姐羞红着脸对姐姐说,她至今尚未与她的男朋友做过这种事,连拥吻搂抱都还没发生过呢!最多只是牵着手散散步而已。 姐姐劝诱着她,解释女人这事早晚要体验到的,如果怕以后嫁不出去,不妨弄条染着血的白手巾就瞒过去了,而且再三地向她保证尝过了之后一定还想再玩的,姐姐又举自己的例子,把一切告诉她,以证明姐姐所言不虚,决无虚言。 雅娟小姐听了姐姐叙述生动的蛊惑之辞,再者她也亲眼看到了刚刚姐姐那满足淫乐的表情,心下也不由得信了八分,可是少女害羞的天性,使她娇红着脸低头不语地沈思着。 姐姐一边对我打着眼色,一边轻柔地脱去雅娟小姐的套头上衣,接着我也伸手去抚摸她那隆凸的胸部,而我的舌头也把她的红唇给封住了。 我再慢慢地剥下她的奶罩,两手在她裸露的乳房上揉捏着,我可以感觉到急促的心跳声在她胸膛里「噗通!噗通!」地响着。 她是一个处女,拥有一具从未被人轻薄过的胴体,此时却在我的抚摸下,破坏了她的尊严与矜持,但此后她便要享受到性爱的乐趣了。 我的手更放肆地在她酥胸上游动着,从她乳房的基部到坚挺的乳尖来回不断地捏弄,使她有些昏昏地陷入恍惚迷离的境界里,全身松懈,不由自主地任由我摆布了。 我又掀高她的裙子,姐姐也帮着我将雅娟小姐的小三角裤脱到脚边,一具雪白无瑕的处女玉体便赤裸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了。 雅娟小姐的双峰浑圆高挺,两颗粉红色的乳尖在峰顶颤抖地跳动着,玉臀丰满白净,半弧型的肉阜,黑褐色的阴毛散布四周,阴户的肉色嫣红细嫩。 ,我的手不断地游移着,从乳房往下滑,扣弄着那处女嫩穴,她轻嗯了一声,欲火已经在她心里燃烧着,毫无男欢女爱经验的她,是难以抗拒这种激情的挑逗啊!我挑起了她的情欲后,压上她的娇躯,当我的大鸡巴刺进那娇嫩的玉户时,她「哎!……」了半声便打住了,原来姐姐知道破瓜时她必定会痛叫,是以忙用她的上衣盖住她的嘴,以免招来旁人的注意。 我就这样占有了她,一个纯洁的处女便在我大鸡巴的干弄下消失了。 那根粗长的阳具套在她狭窄的阴户里,紧密地有如塞在一个狭小的肉圈子中,被挤得不容一发,实在妙透了,刚开苞的处女小穴之束缚感真的是性爱中最美好的享受。 我继续开发她的小穴,窄紧的阴户里被我的大鸡巴涨得满满的,殷红的处女血渍流到了她的肥臀下,我把大鸡巴抽出来又塞进去,努力地想开闢出一条畅通无阻的性爱之径。 她则大汗直流,口中呻吟不已,可是嘴巴被姐姐紧紧地盖住,使她不能叫出声来,姐姐也伸出一只手去抚弄着雅娟小姐的乳房,为她增加快感,好让破瓜的疼痛早点过去。 我的大鸡巴在她美妙的嫩穴中摩擦着,使她的桃园洞口渐渐地因越来越多的淫水而泛滥成灾了,珍珠般的阴核也因性的快感而硬了起来。 由她穴内分泌的增多和阴壁的蠕动,使我知道她已是苦尽甘来,酥麻骚痒而渐入佳境了。 于是我快马加鞭,长驱猛进地急速插动着我的大鸡巴,她也忍不住地双手抱住我的身体,满足她生理上的渴求。 淫水潺潺,畅流不息,我的插动也越来越激烈,她的屁股也无师自通地仰挺迎合着,乳波臀浪起伏如涛,她这一刻是属于我的。 我直插到使她浪得泄了二次,干得我的大鸡巴都有点儿酸了。 此时的她有如倒吃甘蔗,越来越甜,只见她春情蕩漾,媚眼如丝,娇态迷人,风情万种地被我干得娇喘吁吁,淫性已被我诱发得到达了高峰,搞得她双手死紧地抱住我的腰部,两脚环勾着我的屁股,而肥臀则用力地往上顶,以配合着我的抽插。 她因为口中无法出声,便把一股骚浪之气完全发泄在动作上,状如疯狂地扭摇屁股,极力迎合着,促使大鸡巴的插干像沖锋陷阵的战士一样,勇敢而骠悍地又猛又狠,让她的小穴里又涌出一股浓热的阴精,浇得我的大鸡巴头舒畅无比地,一个把持不住,也将炙热的精液射向她的子宫内。 姐姐在一旁看着好戏,见我们完事了,拿出卫生纸帮我擦掉淫水,又帮着雅娟小姐拭净阴户周围与臀沟的血渍和淫精。 三人都穿好衣物后,雅娟小姐走路都不自然地扭着,她红着脸,娇嗔地对我说:「都是你的大……大鸡巴……害的……」我吻了吻她的娇靥,又吻了吻姐姐的香唇,三个人卿卿我我地慢步走到校门口,我见雅娟小姐走路一扭一扭地不太方便,就提议乾脆一车三载,顺便送她回家。 两个女孩子都没有异议,我就载了两女,一前一后,前拥后抱地骑着车,兜风回家了。 之后,雅娟小姐食髓知味地也常来我家,参加我跟姐姐和妹妹的无遮大会,有时候甚至还在我房中睡一晚才回去,她家里以为她和姐姐睡一起,也不在意。 就这样,我又俘掳了另一个小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