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景点图库 >

50多名求职者遭遇“保证金陷阱” 未入职即贷款

时间:2017-10-13 10:49来源:未知作者:资讯部 点击:

  这工作找着找着咋变成了贷款?

  吉林50多名求职者遭遇“保证金陷阱”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培莲 实习生 鞠佳威

  有过多年工作经验的王欣,没想到本人再次求职时会进入一家“骗子公司”。面试当天,她就和所应聘的公司——吉林省水星淼印科技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岗前保证协议”。依照协议规定,她要在上岗前缴纳保证金1.824万元。

在招聘会求职的人群。中新社记者 李进红 摄 在招聘会求职的人群。中新社记者 李进红 摄

  事实上,保证金的额度为1.5万元,因为一次性拿不出全体现金,面试官拿着王欣的手机,帮她在“百度钱包”App上做了贷款,分期24个月还清,本息共计1.824万元。

  据多位被骗的求职者证实,半年内,水星淼印科技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至少与50多名求职者签订了“岗前保证协议”,并让每人在“百度钱包”或“分期乐”App上申请了金额为1.5万元或1.8万元的贷款。

  协议中提到,求职者在该公司工作两年以上,公司会返还“保证金”。但仅半年时间,王欣和其他求职者眼看着公司负责人和工作人员先后撤退,却无法阻拦,多次讨要“保证金”未果。

  优厚的待遇和承诺让人信以为真

  今年1月初,王欣在求职网站上看到水星淼印科技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在招聘文员。此前一直从事销售行业的王欣想找份安稳工作,于是投了简历。没几日,她接到了该公司的面试通知。

  面试当天,王欣来到办公地点位于长春市盛荣大厦的水星淼印科技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一进公司,她看到右边是前台,上面摆着一台苹果电脑,室内装修也不错,“看上去是个正经公司”。那天,除她外,还有10多名求职者也在填写简历。

  王欣原本应聘的是文员,但面试官告知她,文员已经招满,有许多“Web前端设计职员”空白。“不懂技巧公司可以培训,培训后留在本公司工作或推荐到其他企业”。

  按照协议,培训期间,学员每月有2000元的补贴,保证转正后在一线城市薪资为6000元,在二线城市为3000元,入职满一年后公司还将给其缴纳五险一金。

  “承诺的这些待遇都写在协议上了,而且题名有公司盖章。”更让王欣放下防备的是,协议中写明“甲方在乙方企业及乙方调配的企业项目部工作满两年后,甲方携带相关证明,乙方保证在3个工作日内将保证金支付给甲方”。

  这一切让王欣认为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她甚至认为,有份好工作,即使2年后“保证金”要不回来也值得。

  同样的造诣感也让张明宇愉快了几天。他原本是吉林省一家职业技术学院数控机床专业的学生,今年才毕业。因为对本专业不感兴趣,他提前离校在一家培训公司学了3个月的UI设计,还在南方工作了一段时间。

  返回长春后,张明宇投了简历,应聘“Web前端设计”岗位,第二天就接到了水星淼印科技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面试告诉。

  得知张明宇懂相关技术,该公司发给他一张试卷。交卷后,面试官说他的专业知识不外关,需要进行培训。后来,张明宇上网搜寻发现,当时的笔试题内容不仅冷僻而且早已过期。

  面试中,对方介绍,该公司是“‘中关村1+1’战略协作搭档”,虽然不太肯定是否有这回事,但当时张明宇听得很心动。除了享受与王欣相同的培训后待遇外,对方还口头承诺,培训停止后会直接推荐他到一家银行工作。

  优厚的待遇和落在纸面上的承诺,让不少学员心甘宁愿地申请了分期贷款,款项则直接进入该公司的账户。

  没完没了的培训

  找到工作的喜悦从前后,张明宇在岗前培训第7天时,就发现公司“有问题”。

  培训地点在公司里,张明宇所在班有18名学员,大多数学员不懂Web前端制作技术。培训几天后,他发现老师讲的课程内容很基本,“而且一个知识点反复地讲,根本学不到真东西”。张明宇则成了“助教”,大家不清楚的处所,就问他。

  一个半月后,张明宇找到公司负责人,以培训内容自己都学过为由,要求公司尽快推荐工作。该公司介绍张明宇到一家网络公司工作,而非此前约定的银行。

  “公司说我没完成3个月的培训,不能推荐到银行。”张明宇说。到被推荐的那家公司工作了一个多月,张明宇只拿到了300元的工资。

  看穿了圈套的张明宇,选择离任,开始讨要“保证金”。

  只管公司破绽不断显现,但很多学员拿到了公司在岗前3个月共计6000元的补助。看到了“回首钱”,他们选择继续留在该公司,期待被推荐好工作。王欣因此在该公司待了半年。

  培训3个月后,公司不再给王欣和其他学员发任何补助和工资,也迟迟不为其推荐工作。很多学员催问何时能推荐工作时,就会被公司人事部门人员反问“你学好了吗?就想要工作”。

  王欣确切还没有学好。3个月已过,她感到自己没学到什么,基本无法胜任Web前端的工作内容,于是决议持续在公司加入培训。

  又过了一个月,该公司提出,有意愿的学员可以去北京实训,事后能够选择留在北京工作或回长春工作。

  到北京后,王欣和其他10多名学员被带到一个被弃用的大学校区,天天由一名老师给大家培训。“每节课给一个网页制作文件,让我们自己研究,也不讲授。”王欣说,大家没有工资,吃住在学生宿舍。半个月后,长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王欣:“公司要倒闭,赶快回来。”她这才结束了“没完没了的培训”。

  返回长春的公司后,王欣发现,此前公司的10多名员工只剩下3个,部分办公用品已经被搬走。其他在公司培训的学员已经放假。

  比王欣早进入该公司一个月的李强,在王欣之后也被送去北京。去之前,公司说要带他去北京找工作。但到了北京,李强也被带到了王欣和其他学员所在的地点,让他继续接收培训。后来,在李强重复要求下,北京方面接应的工作人员,带李强去了一家制作PPT的公司,月薪3000元,不包住宿。“这比‘协议’上承诺的6000元薪资少了一半。”李强一算,北京这家公司在二环,工资还不够他的房租。终极,他不再心存幸运,准备回长春讨要“保证金”。

  弯曲的维权过程

  王欣和李强在公司的半年里,发现员工调换了多次,“看不到公司做什么项目,倒是时常有应聘者前来面试”。

  “公司不能推荐协议上许诺的工作,就是违约。”以此为由,很多学员先后找到公司负责人或人事部门讨要“保证金”。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吉林省水星淼印科技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注册于2014年3月10日,法人代表为幺天亮。公司经营范围波及盘算机产品研发与咨询服务;科技产品技术研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通讯技术研发与咨询服务等。今年5月16日,该公司法人代表由李仲变革为幺天亮。

  分开公司后,张明宇屡次接洽幺天亮讨要“保证金”。幺天亮还与他签了另一个协议,承诺为他还款。但这份协议签订两个月后,幺天亮一直没有兑现承诺。每次张明宇催问,对方就以公司目前没有资金、项目赔钱等理由推脱。

  后来,张明宇再拨打幺天亮的电话时,已经无人接听。

  多次讨要“保证金”没有成果,很多学员开始到该公司所在辖区的派出所报案。也从此开端了崎岖的维权过程。

  辖区派出所告诉王欣和其他学员,双方签订的“协议”无法定性,不能以诈骗立案,并倡议其去经侦部门举报。这些人到长春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时,被告诉“金额小于1000万元的案件应去区级的经侦大队”。学员们找到了该公司所在的南关区经侦大队,对方答复是,不形成诈骗,不予立案,会查一下是否有相关的立案记载,再回答。截至目前,王欣未收到回复。

  以上说法,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电话咨询相关派出所和经侦部门时,得到了印证。盛荣大厦内的水星淼印科技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已经搬空,拨打幺天亮的手机也无人接听。据盛荣大厦物业治理部门工作人员介绍,该公司与盛荣大厦的租赁合同到今年8月中旬到期,7月上旬就已搬离。

  报案无果,李强和几名乡村户口的学员一起,到吉林大华铭仁律师事务所的吉林省农夫工法律援助工作站申请法律援助。该律所实习律师车建国参与了法律援助过程。

  车建国表现,双方签署的岗前就业协议不规范,导致不好定性。假如认定为用工协议,则证明求职者与公司之间属于劳动关联,公司行为就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其第九条明白划定,用人单位不得要求劳动者供给担保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劳动者收取财物。固然“协议”性质不好界定,但参加此次法律援助的律师们探讨以为,“协议”本质属于用工协议,实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令车建国感到无奈的是,相关劳动仲裁和劳动监察部门他都去过,但都被告知不属于劳动关系问题,不在受理范围之内。在此情况下,律师们帮李强等学员提起了民事诉讼。随之问题又涌现了,传票无法送达,找不到公司法人代表。

  法院提议发布“法院公告”,开庭审理,但需要原告交付数百元的公告费用。车建国说,即便开庭审理,找不到公司法人代表,“保障金”仍是要不回来。李强和其余学员不愿意缴纳公告费用。如斯一来,只能撤诉。

  在吉林泉商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张维平看来,这是一起公司租赁办公用房,骗钱后逃跑的典型诈骗行为,公安机关应当对这种犯罪行为进行深刻考察和重点打击。

  被骗的大多数求职者不敢告诉父母,有人默默地自己还贷。

  王欣一直按时每月还款,她担忧违约会带来不用要的麻烦。虽然很多被骗者已经对维权不抱希望,但她说,“我是不会放弃的。”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王欣、张明宇和李强为化名)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