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亿彩票网最权威购彩平台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高校专业结构地区治理需跨越“低水平发展陷阱”

时间:2017-07-11 15:48来源:未知作者:资讯部 点击:
2017-07-10 09:39起源:七方教育

原题目:高校专业结构地区治理需跨越“低水平发展陷阱” ——基于专业设置与经济结构的耦合分析

一、“低水平发展陷阱”及其教育发展意义

“低水平发展陷阱”是事物演进中部分均衡协调的同时整体低水平发展态势的描写,指子系统配合良好但整体系统发展水平较低的一种状态。可以从两方面来懂得这个概念:一是从子系统视角看,这是一种平衡的发展状态,各个子系统在发展中可能相互适应和促进;二是从系统整体视角看,这种发展状态是一种低水平的均衡,各个子系统之间的促过程度和协调性较低,因而导致系统整体的发展水平较低。这个概念可以用来描述当下教育与经济协调发展过程中获得的成绩和未来尽力的方向。

应该看到,经过历届政府和无数教育工作者的不懈努力,当前中国高等教育事业取得了令人瞩目标成绩,高等教育规模在总体上已经居于世界第一;与此同时,随同着多年的高速增长,中国的经济发展体量也超过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并居于世界第二,迈入了新的历史征程。拥有如斯伟大的规模,作为中国社会发展的两个子系统,教育与经济如何协调以促进中国社会整体发展的问题在当下教育治理中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假如用“低水平发展陷阱”来描述传统教育与经济在规模扩大阶段形成的一种均衡状态,那么在未来教育和经济在社会发展中要解决的要害问题就是如何从传统的数量性均衡增长跃升到质量性协调发展路径,因此它是教育事业发展的新出发点,同时也是新的挑衅。

研究教育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可以具体质化到专业设置和行业产业的就业关系中。“低水平发展陷阱”在专业与行业产业协调方面的表现为:专业结构与行业和产业的就业结构相适应但二者却不能协调发展,在专业的供需上尚存在不均衡状态,而且在不同类型的教育机构之间表现出不同的发展态势等,这些表现导致了教育和经济无法在社会层面的形成整体上的高水平发展态势。因此研究二者的均衡和协调状态并提出优化路径对于提升专业治理质量以实现社会协调发展具有操作性的教育学意义。

学界很早就关注高等教育专业结构和社会经济产业行业的关系问题。较早的研究关注高等教育学科建设、专业结构如何适应经济结构尤其是产业结构的调整。[1][2][3]以此为开始,逐步过渡到研究二者双向的互动关系,如有学者关注“学科-专业-产业链”的校企互动关系,[4]有学者关注互动过程,[5]还有学者关注以就业为媒介的专业与产业的供需关系等。[6][7]近年来,学者们将对专业与产业行业互动关系的研究推进到更加深刻和量化的耦合分析阶段,关注专业的多元耦合、[8]以知识为载体的协同模式与机制、[9]专业与工业化的耦合、[10]专业与制造业协调耦合、[11]学科专业与产业结构的协调等。[12]回想有关文献,对于专业与行业产业就业关系的研究阅历了一个由质性分析向质性与量化并重的过程。

本文将在前人研究的基本上,持续对专业与产业行业的关系进行耦合分析,并将教育与社会经济接洽方面的研究从产业或者单个行业层面推进到全行业层面,从国家与地区层面推进到学校层面,据此探寻高等教育专业结构地区治理解脱“低水平发展陷阱”的门路。

二、专业设置与经济结构耦合界定及发展指数

(一)耦合分析及其指标

本研究将应用耦合分析方法来探析地区性专业设置与经济结构的协调状态,这种方法以系统论的方法全面综合地分析不同变量之间的协同变动,以及由此对整个大系统发展的影响,[13]其测量指标有两个,即耦合度和协调性。耦合度用于测量系统或要素之间相互影响的水平,考察的是个体要素间的互动。协调性测量的是二者协同发展的水平,考察的是系统整体的发展。根据廖重斌的定义和分析,[14]令代表子系统i的发展指数,则系统i与j的耦合度和协调性计算公式分离为:

(二)耦合状态的界定

专业设置和经济结构的耦合状态是通过耦合度和协调性的划分进行界定的。因此,可以根据耦合度和耦合协调性分类标准(如表1和表2所示),对地区专业设置与各个行业产业的协调发展状况进行分类研究。

这个剖析框架能够从系统耦合视角对“低水平发展陷阱”进行更加详细和量化的界定。协调发展的高程度耦合是系统发展的目标,因此耦合度和协调性的良性配合是系统协调发展的必要前提。低耦合度代表的是系统中的一个要素落伍或超前于另一个系统的发展,是一种扭曲性的发展,会以一个要素的滞后或损失为代价。低协调性的发展代表着整体上系统发展水平的低下,即便耦合度高,也将是“低水平发展陷阱”。从这个意义上说,“低水平发展陷阱”就是系统耦合处于高耦合度低协调性的发展状态。

(三)发展指数构建

分析一个地区高等教育的专业布局波及两个因素,即高校设置和每所高校所开设的专业。本研究的研究对象之一是T地区的高校及其专业设置,从教育部2015年发布的“全国一般高等学校名单”①中选择了该地区举办“本科”办学层次的全体29所作为研究对象的高校组成成分,从目前教育部实施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2012年)”②中选掏出该29所高校举行的全部本科专业作为分析的专业组成成分。经逐校考察,本研究统计整理T地区29所本科高校262个本科专业有关数据,并据此构建了学校-专业关系矩阵用U以表现高校和专业的属性关系。

根据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行业分类(GB/T4754-2011)》③和《三次产业划分划定》,④中国国民经济按照“农林牧渔”、“采矿”、“制造”等20个行业进行分类统计,除了“国际组织”行业分类外,其余19个行业分别纳入第一、二、三的三大产业中。本研究在校企实地调研和专家咨询的基础上对T地区29所本科高校开设的262个专业所能服务的行业进行了综合评估,形成了反映高校专业设置与行业关系的专业-行业矩阵。

此外,研究还统计整理了T地区的行业产业就业数据,形成了就业行业矩阵。

2.专业发展指数

对矩阵U和I实施矩阵乘法计算,可以得到反映基于专业联系起来的高校和行业之间关系的矩五湖四海全讯网阵L。对矩阵L进行基于行的标准化后,即得到了学校对于行业的专业贡献力矩阵S,其元素即表示高校i对于行业j的无量纲化专业发展指数,如表3所示。为了丈量全局专业贡献力,本研究将每一行业的服务专业根据学校进行加总,之后用边际法进行去量纲化得到每个行业的专业全局发展指数。

按照不同行业所属产业以求和的方式即得到基于专业关系的学校-产业矩阵,对该矩阵的行向量进行标准化处理后得到相应的学校-产业之间的专业贡献力矩阵。基于同样的算法,可以得到每个产业的专业发展指数。

考察学校对行业的专业贡献率发现,专业发展指数能够很好地反应学校的办学学科特色和行业特点。T地区各高校专业贡献率最大的行业有11个,这些贡献率的分布与学校的办学特色有关。有8所工科类学校(或其附属的独立学院)贡献率最大的前两个行业都是C(制造业)和M(科学研究和技巧服务业)。专业院校的专业贡献呈显著的专业特色,如4所医科类院校(或其附属的独立学院)都对行业Q(卫生和社会工作)贡献率较大,1所农学类院校对行业A(农、林、牧、渔业)的专业贡献率是最大的,6所音体美类的高校(或其从属的独立学院)对行业R(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具有较大的专业贡献率,9所财经和语言类高校对行业L(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的专业贡献率较大。考察各校专业贡献率的标准差时,发现语言类、医科类、音体美类院校(或其附属的独立学院)的标准差大于其余类院校,解释这些学校的专业分布行业性比较强。此外,独立学院与依托校的专业贡献具备非常大的相关度。

3.行业和产业发展指数

对每一个行业的就业人口进行统计就能得到就业-行业矩阵,对此矩阵的列向量进行标准化处理后得到就业-行业的人口比例分布矩阵M,即无量纲化的行业j就业发展指数。同样,基于行业人口求和的方法,可以得到就业-产业的人口比例分布向量(如表4所示)。

三、专业设置与经济结构的系统互动状态

按照耦合度、协调性对专业设置与经济结构的系统互动状态进行考察如下:

(一)专业与行业的耦合度

根据耦合度计算公式对学校的专业发展指数与行业发展指数间的耦合度、地区专业总体发展指数与行业发展指数之间的耦合度进行计算后发现:无论是从横向全局比较还是从纵向校际间比较,该地区的专业设置与行业都整体上处于较理想的耦合阶段。

从横向全局角度看,T地区的高校专业设置总体处于理想状态,与13个行业的就业处于高水平耦合阶段,与5个行业处于磨合阶段,与1个行业处于颉颃阶段。最理想的是行业G(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K(房地产业)、P(教育),最不理想的行业是行业A(农林牧渔业)。

从纵向的学校间比较看,高校的行业耦合度平均值依然处于中高耦合阶段,比较理想。有15所高校的行业耦合度均匀值处于磨合阶段,但如进一步细分,这些学校中的新建处所本科院校耦合度平均值总体上低于传统高校;而专业性较强的医科、音体美类学校及部分其他新建地方本科院校的耦合度则处于颉颃甚至低水平耦合阶段(如表5所示)。

(二)专业与行业的协调性

根据耦合协调性计算公式对学校的专业发展指数与行业发展指数之间的协调性、地区专业总体发展指数与行业发展指数之间的协调性进行计算后发现:无论是从横向全局比较还是从纵向校际间比较,该地区的专业设置与行业就业都处于中低度的协调阶段。

从横向的地区专业设置全局看,该地区教育专业设置与行业就业的协调性处于中低度协调阶段。除了行业C(制造业)、E(修建业)、F(批发和零售业)、G(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L(租赁和商务服务业)、O(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P(教育)、Q(卫生和社会工作)、S(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等9个行业的耦合处于中度耦合阶段外,与其他行业的耦合均都处于低度耦合阶段,其中最高的是与C(制造业)的中度耦合,最低的是与A(农林牧渔业)的低度耦合。

从纵向的学校间比较看,该地区高校的行业耦合协调性平均值依然处于中低耦合阶段。总体上,传统高校与行业的耦合协调程度要高于新建地方本科院校,工科类、综合类、财经类、师范类等高校的耦合协调程度要高于专业性较强的医科、音体美类院校(见表6)。

(三)专业与产业的耦合状态

依照同样的思路,研究对地区性的专业设置与产业就业的贡献率、耦合度以及耦合协调性进行了考察,发现无论是地区性的全局考察仍是学校个别考察,在专业设置对于产业就业的奉献率、耦合度和耦合协调性三个指标上,总体上都出现出沿着三次产业依次升高的现象,同样也表现出高耦合度地协调性的系统特点(如表7所示)。

四、“低水平发展陷阱”的耦合表现

考察专业设置与经济结构的耦合状态可以发现二者处于高耦合度低协调性的“低水平发展陷阱”状态,进一步分析,专业设置与经济结构的“低水平发展陷阱”可以从行业分布、产业分布、专业供需以及学校种别等方面中表现出来。

(一)行业分布

从耦合度和协调性对T地区的专业设置与产业的耦合进行全局考察,发现该地区专业设置与大部分行业的耦合均集中于“高水平耦合,中度协调”和“高水平耦合,低度协调”两个区域内,这两个区域可以用“低水平发展陷阱”来对其特征进行界定,即专业和产业固然取得了高水平的互动,但是二者的协调程度处于低水平,因而二者的互动只能是一种低质量低水平的发展状态(如下图所示)。

专业设置与产业行业耦合分布图

(二)产业分布

对T地域的全局专业设置与产业的耦合进行综合考核,发现:在耦合度与协调性方面的表示,专业与产业就业的关系浮现出跟专业与行业关联相相似的趋势,即耦合度较理想,但协调性较差。专业设置与第一产业的耦合极不理想,处于“专业供给过剩、颉颃耦合、极不协调”的状态;专业设置与第二产业的耦合一般,处于“专业供应不足,高水平耦合,中度协调”的状态;专业设置与第三产业的耦合较为理想,处于“专业供给多余,高水平耦合,较高协调”的状态。整体而言,这依然是一种“低水平发展陷阱”。

(三)专业供需状况

以代表“完全耦合”的=1线为界,分布于该线以上的行业指数低于专业发展指数,意味着服务于这些行业的专业过剩,而分布于该线以下的行业则意味着专业人才供给短缺,这是专业设置与经济结构“低水平发展陷阱”状态的具体表现。如表8所示,在专业与产业的在专业的供需方面,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处于过剩状态,第二产业处于需求不足状况。具体而言,第一产业、第二产业部分能源性行业(采矿业、电力等行业)、第三产业的大部分部分社会服务性产业的专业供给过剩,而第二产业的部分生产性行业(制造业、建造业)和第三产业的部分实体性行业(批发零售、交通运输等)的专业供给缺乏。这个成果对于地区性专业结构优化和学校本身调整专业设置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

(四)学校类别

对29所高校按照“传统本科院校”、“专业院校(音、体、美、医)”、“新建地方本科院校”进行分类后,可以发现,整体上传统本科院校的专业设置对于产业行业就业的耦合情况要高于新建地方本科院校,而专业院校的耦合情形最差。这个现象需要具体分析:一方面,当考察学校个体的专业设置与地方行业产业就业的耦合程度时,必须要明确学校的特色和所长,所有学校与所有行业高度耦合虽然是一种理想状态,但这同时也疏忽了学校的特色发展;另一方面,这并不意味着对学校个体的耦合测量没有意义,实际上通过全局考察地区性的专业与产业行业的耦合情况,可以为个体学校优化专业设置供给量化的指导方向和调整度量。根据产业行业的整体耦合特征,联合学校自身的耦合特征,学校就可以确认本人的行业优势和潜在机遇,据此优化自身的学科和专业设置。

五、地区专业结构治理思路与路径

通过前文的分析,可以发现,地区专业设置与产业行业二者虽然坚持了较好的互动关系,但是整体上却处于一种低水平的发展状态,因此,“低水平发展陷阱”是对地区专业设置结构状况与经济发展关系的一种客观描述。对这个描述应辩证理解,一方面,它描述了高等教育专业建设发展过程中取得的成绩,即当前的专业结构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与经济社会的发展处于了一种良好的共振和互动中,是一种相互适应的均衡性的发展;另一方面,它明确了目前高等教育专业结构优化调整的挑战和方向,那就是转变专业结构与产业行业在整体上的低水平协调状态,使二者之间的共振与互动跃升到一种更高水平的系统性整体发展路径中。可以说,“低水平发展陷阱”是当前新常态下高等教育结构调整和地方本科院校的转型发展的现实状态和逻辑起点。据此,本研究提出新常态下高等教育结构调整思路和路径。

(一)高等教育专业地区治理的基本问题是实现人与社会的协同发展

传统对高等教育专业设置和产业关系的结构失衡问题的研究主要关注就业供需的匹配,而对于供需失衡当面的专业结构和发展耦合的探索和研究不足。因此,有必要从专业设置的角度对就业结构失衡现象进行重新解读和定义,而其根天性的解决方案应该是“如何促进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向更高水平耦合的路径跃进”,也即如何采用有效办法,推动地区性高等教育结构走出“低水平发展陷阱”,沿着“高水平耦合”区域向“高度协调”水平跃进。

在明白了地区性专业发展“低水平发展陷阱”中“高水平耦合”和“低水平协调”两者的含意后,这个解决计划的落脚点,也就是高等教育专业结构优化的根本问题,应该是培养能够实现个人与产业协同发展的人才。这个过程不能专注于就业而牺牲个人的专业素养和职业发展,也不能强调专业能力而罔顾社会的需求,而要实现学生个人专业素养与产业行业需求的同步共振,实现学生人生发展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良好协同。也因此,“匹配”只是目标之一,实现学生职业能力和经济社会的协同发展才是更加重要的目标和落脚点。

(二)专业结构优化需实现“学科导向”向“需求导向”的转变

教育结构调整的一个方面就是调整不同专业的在学人数,可以通过招生方案、专业转换等方式进行。当学校可以按照“需求导向”原则依据市场需求灵巧调整不同专业的学生人数时,学校对行业产业的专业人才供给耦合度和协调性才会显著进步。在盘算上,“学科导向”的专业设置对于行业产业的贡献是按照匀称散布的原则进行的,而“需求导向”的专业设置则是按照对产业的贡献比例进行的。详细的,在对学校-专业矩阵L的行向量进行标准化处理时,学科导向的标准化处置方法是对L[,ij]除以学校i的专业总数,而需求导向的标准化处理办法是对L[,ij]除以学校i对于每个行业发生贡献的专业数之和,因此学科导向的标准化基数要大于需求导向的标准化基数。在这个推理下,一个逻辑性的结论就是,“需求导向”的专业设置与产业行业的耦合效率要高于“学科导向”。

(三)专业结构优化需在高等教育结构调整的视域中进行整体设计

“需求导向”并不仅仅是一个数目性的专业调整方法,它同时也包括人才造就过程中的专业才能养成的思路导向,并在专业内容、培育模式、素质养成等诸多方面进行摸索、试点和推广才干够实现,因此,专业结构的治理当该放到更辽阔的视域中去进行整体设计和实行推进。当前,高等教育结构调整进入一个新阶段,强调高等教育结构调整,要在人才供给与需求关系深入变化、经济结构深刻调整、产业进级加快步调、社会文化建设不断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倏地实施等经济社会发展宏观环境中,实现毕业生就业结构、就业质量和职业发展的多维度晋升,为区域经济发展服务,为学习者创造价值。这个调整思路对于高等教育专业治理逾越“低水平发展陷阱”、实现人与社会的协同发展拥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因此,专业结构的地区治理必需放到高等教育结构调整的宏观环境和发展思路中进行,并作为一个重要的环节去推进。

注:①http://www.moe.edu.cn/publicfiles/busines888真人网址s/htmlfiles/moe/moe_229/201505/187754.html.②http://www.moe.edu.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3882/201210/143152.html.③http://www.stats.gov.cn/tjsj/tjbz/hyflbz/.④http://www.stats.gov.cn/tjsj/tjbz/201301/t20130114_8675.html.

参考文献:

[1]方丽.高等学校学科专业结构调整与产业结构调整[J].黑龙江高教研究,2003,(6):19-21.

[2]程艺,方明,黄泽秋,等.加快学科专业结构调整增能人才培养的社会适应性[J].中国高等教育,2007,(Z2):9-11.

[3]李英,赵文报.高校学科专业结构与产业结构的适应性研究[J].科技治理研究,2007,(9):149-151.

[4]胡赤弟.论区域高等教育中学科-专业-产业链的构建[J].教育研究,2009,(6):83-88.

[5]李战国,谢仁业.美国高校学科专业结构与产业结构的互动关系研究[J].中国高教研究,2011,(7):46-49.

[6]楼世洲,林浩波.大学生结构性就业失衡:专业与行业的实证分析[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3,(5):109-117.

[7]马廷奇.产业构造转型、专业结构调整与大学生就业增进[J].中国高等教导,2013,(Z3):56-59.

[8]张紫薇.现代高校本科专业结构调整的多元耦合[J].江苏高教,2013,(6):74-76.

[9]胡赤弟,黄志兵.知识形态视角下高校学科—专业—产业链的组织化治理[J].教育研究,2013,(1):76-83.

[10]周光礼.国家工业化与现代职业教育——高等教育与社会经济的耦合分析[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4,(3):55-61.

[11]王志华,贝绍轶,董存田.我国产业结构与高校专业结构协调性分析——兼论大学生就业难与“技工荒”问题[J].经济问题,2014,(10):14-20.

[12]杨林,陈书全,韩科技.新常态下高等教育学科专业结构与产业结构优化的协调性分析[J].教育发展研究,2015,(21):45-51.

[13]逯进,周惠民.中国省域人力资本与经济增长耦合关系的实证分析[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3,(9):3-19,36.

(本文刊于《教育发展研究》2016年第21期)

责任编辑: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