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一位NHK记者在中国的未了心愿

时间:2017-09-20 13:18来源:未知作者:资讯部 点击:
2017-09-20 07:28 起源:搜狐教导 日本

原题目:一位NHK记者在中国的未了心愿

日本NHK电视台8月13日播放的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者与人体试验》,在中日两国引起伟大反响。勇于向世人揭露日本侵华战争的事实真相,NHK的做法值得人们尊重和点赞。在日本,的确存在着这样一些有知己的媒体人,他们追求还原历史真相,向不知情的日本民众揭穿战争的罪恶,以期警醒日本社会到达反战的目标。鬼头春树就是其中一位。

2012年7月12日,鬼头春树导演组来北京采访童增。照片左一为童增,中后侧年长者为鬼头春树,右一为刘豆。 孟惠忠/供图

  因“童增书简”发生的拍片筹划

  201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之际,日本NHK电视台计划拍摄一个专题纪录片《求同存异——建交谈判 北京的5天》。此片由NHK电视台退休记者鬼头春树谋划,并担负导演和制片人。片中以中国总理周恩来为主人公,讲述1972年9月《中日联合申明》签订期间两国5天的谈判轨迹。为了能从多角度加以论述,片中计划邀请中国各界人士议论自己的回忆与见解。2012年7月12日上午,鬼头春树导演组和居住在北京的联系人刘豆来到了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结合会会长童增的办公室。

  对童增的采访进行得很顺利。当采访亲近尾声时,童增提议鬼头春树和刘豆去另一个房间看上世纪90年代初期收到的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的来信。

  堆积得像小山一样的来信让他们赞叹不已。鬼头春树立即提出从这些信件中寻找素材,再拍摄一部反应历史真相的纪录片,打算在第二年的“七七事变”留念日推出。

  尔后4个多月的时间里,刘豆数次来到童增办公室,埋头于大量信件中,仔细翻看受害者的控告。终于,一封吴建绵女士于1993年2月7日写给童增的信引起了他的注意。刘豆被信中的内容所感动,他决议就以这封信作为拍摄纪录片的素材。

  刘豆在给鬼头春树的邮件中写道:“获童增先生的批准我拜读了吴女士的信,深切感到她记忆的真切鲜明,她讲述的那个过去的村子,是因日军的侵略造成严重灾害的地区,她的这封私信拥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刘豆很等待这部片子的拍摄,并为片子取名《童增书简》。

  随后,鬼头春树在东京展开了一系列工作,片子很快被立项并得到拍摄资金。鬼头春树还得到了日本专家姬田光义声誉教学和中国唐山及承德的党史研究室职员的协助,并幸运地找到了当时一些标着“大日本帝国关东军”的军用地形图。地图上虽然没有标注吴女士所在的村庄,但有她们邻村的名字。

  刘豆带着鬼头春树从东京寄过来的地图和资料,踏上了寻找吴建绵女士的旅途。

  采访受害者之路一波三折

  吴建绵女士现栖身在重庆,是当年她所寓居的村落——河北省唐山地域迁西县南团汀村产生惨案时的见证人。固然那时年纪尚小,却给她留下了深入的印象。新中国成立后,她在重庆加入了工作,并组建了本人的家庭。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刘豆满怀信心,他认为有了吴女士的信,又有了日军当年的地图,邀请当年惨案的见证人重访家乡,讲述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片子的拍摄就能大功告成了。“这是多么好的一个题材啊,我想这是我这辈子最应该获得结果的好片子了,”刘豆说。但是没有想到,采访进行得并不顺利。

  刘豆以北京能汉文化流传有限公司经理的身份找到了生活在重庆某区的吴女士。出乎他意料的是,吴女士所在小区居委会一位姓刘的主任事先知道了此事,她告诉吴女士刘豆采访时最好到居委会来,她也希望可以在场。

  但刘豆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居委会刘主任始终没有准许他采访吴建绵。刘主任据说刘豆与日本媒体有配合,很是担忧,她反复问刘豆:“你们做的节目不会出问题吧?会不会影响中日友好关系啊?”刘豆答复说:“我们的片子是提示人们不要忘记过去的战争,珍惜现在的和平,只能是为中日真正友好。”

  刘豆感到吴女士生活的这个处所有些落伍和闭塞,街道像是一个老旧工业区,过去支援三线建设的痕迹还在,许多年青人选择了离开。所以,刘豆也能理解刘主任的想法。

  就在刘豆手握返程车票准备离开时,意外得到了刘主任的消息,说取得了“上面”同意,采访能够进行了。

  遭难的村庄已被淹没水中

  1941年夏季,恶运来临在吴建绵的家乡河北省唐山地区迁西县南团汀村。南团汀村有63人被日军抓走,简直全体被危害致死。

  据吴女士介绍,她是在1993年2月3日看到《文摘周报》登载的文章《向日本国讨公平》后,给童增写了这封信。信中说:“您代表我国亿万人民说出了几十年来要说的话,并踊跃行动向日本国为战争受害的我国人民讨还抵偿,您那种大无畏的精神,民族的正义感,使我们深受激动。您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我仅代表我们全家及家乡的受害人民向您表示高尚的敬意,谢谢!” 她还写道:“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至今仍历历在目,对日本鬼子的血海深仇至今还(令人)义愤填膺!”

  接收采访的吴女士很健谈,她简略介绍了当年惨案发生的经过,并告诉刘豆,后来因为修水库,她们的村庄搬迁了,但她仍是很快在刘豆带来的日本军用地图上标注了南团汀村所在的位置。

  吴女士甚至对童增也有些怨言:“1993年我寄了好几封信,他却没有给我回信。如果当时回复了,我会把受害资料整理出来的。”但吴女士不知道的是,童增当时陆续收到的信件足有1万余封。由于受害者来信太多,没有一一复信,童增至今还感到非常愧疚。

  刘豆和吴女士离别时,重复吩咐她把当年的资料整理出来,寄一份复印件到北京。此时,鬼头春树在东京NHK也已经立项并申请到了拍摄资金,只待拍摄资料凑齐即可开拍。

  刘豆分开重庆后,吴女士花时间整理好厚厚的一摞资料。然而,正当她准备将资料寄往北京的时候,又涌现了一个意外。据说是居委会刘主任不赞成将资料寄出,怕影响中日关联大局。所以至今,刘豆也没收到吴女士回忆当年日军暴行的资料,鬼头春树和刘豆的计划也就付之东流了。

  远在东京的鬼头春树不能懂得这种事件是如何发生的。作为资深媒体人的他只想着能真实地还原那段有关战争的历史片断,把日本当年侵略中国的暴行原原本本地告诉日自己。在日本没有阅历过彻底战争清理的今天,在日本政府打算美化战争的今天,在中国人民顾及中日友好的来之不易不愿提起伤心往事的今天,日本民众大多并不知晓当年日本的侵犯战争曾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多么惨重的灾难。假如没有受害者寄给童增的这些信件,这段历史也许会被人们慢慢遗忘,随着吴女士故乡的村庄因修建水库而搬迁,日军当年在这里犯下的暴行也将淡出人们的记忆。

  只是想还原一个历史真相

  鬼头春树和刘豆后来屡次表现此片未能拍摄很惋惜。时间一晃5年从前了,近日,刘豆再次来到童增办公室,将鬼头春树在日本找到的当年日军的军用地图赠送给童增,抒发了对童增的敬意以及未能完成此片拍摄的遗憾。刘豆还告诉童增,现年已70多岁的鬼头春树两年前患上脑血管疾病,目前已无法谈话了。

  刘豆回想他与鬼头春树的协作时说,鬼头春树退休后方案拍3部出色的纪录片:第一部片子是《求同存异——建交谈判 北京的5天》,主人公是周恩来,体现中日实现邦交正常化的过程;第二部片子是《北京的交通智慧》,介绍北京如何治理交通拥堵。这两部片子拍摄得很胜利。第三部片子就是《童增书简》,通过童增收到的受害者来信,讲述二战时日军在中国的暴行,告诫人们牢记战争,珍爱和平。这位执着的日本媒体人,本想从“真实地还原历史”的角度动身,告知日本大众又一个历史真相,不料此片却成为他在中国的一个未了心愿。

  得知鬼头春树病重的消息后,童增心情沉重。他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把鬼头春树拍纪录片与日本NHK电视台最近播出的揭露731部队暴行纪录片两件事接洽起来看,证明了日本NHK电视台在历史观问题上不同于日本政府。日本的确有这样一批人,一直在推动日本社会正视日本侵华战争历史真相,就像鬼头春树那样,追求还原真实的历史,他的精力和贡献值得我们钦佩和赞扬。“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在现年81岁的二战受害者吴女士老家的水库边上立一块碑,记载日军当年的暴行,让我们牢记被水库淹没的那段历史。”童增说。(来源:中国青年报 记者:张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推荐内容